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無路之門

更新時間:2019-06-14 10:17:10

無路之門 連載中

無路之門

來源:有書閣 作者:林小韓 分類:靈異 主角:方子奇,KIKI

方子奇KIKI分別是小說《無路之門》中的男主和女主,他們倆在書中有著怎樣的傳奇故事呢?一起來過個癮吧!方子奇KIKI小說精彩節選:“哥,他那時還故意提到道長修煉地方,要我們別進去,其實他是故意激起我們好奇心,如果我們當時不老實,跑入道長閉關,那可就真是遂了他的意了。”方子奇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很像是復活版的木乃伊。...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聽到這里,我只覺一股涼意從心底里冒出。

“有沒有搞錯,又有什么事情?”我絕望地說。

這時,小黑屋里見到的道長,手里端著藥碗推門進來。他就是閉關的汪道長,給我送熬好的藥來了。看到我醒來后,他倒也是一臉歡喜。

喝完道長送來的藥,感覺一股暖意從小腹處升起,全身上下都很舒服。

“所以,道長,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閉上眼睛,喃喃自語道。

“總之這一次,還真是要感謝你們。”汪道長聲音很平靜,但透著一股濃濃的苦澀。過了好一會,道長才將這一切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訴我們

原來這所謂的道士小哥,并不是白海觀的人。他是汪道長師兄的兒子玉道子。汪道長和他的師兄因為某個問題,兩人失和已久。只是沒想到,他師兄居然會派兒子來謀害他。

“原本道觀里還有幾個道士的,但奈何香火實在不旺,于是陸陸續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的一個小徒。這次閉關,我本是叫他守門,門外還放有一缸狗血。是的,就是當時要你潑的狗血。只是沒想到你潑的居然是清水。差點我們都死在斬影術下。”汪道長緩緩道來,我一想到自己差點被道士小哥害死,立刻渾身上下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玉道子來到白海觀的時候,正好遇到汪道長閉關。這可真是天賜良機。玉道子將汪道長徒弟引開后,自己動起了謀害汪道長的歪腦筋。

但是,現在的警察也不是吃素的。殺人是要償命。因而需要找個替死鬼。這時,正好我和方子奇兩個人撞了上來,自然而然成為最好的替罪羊。

“玉道子的計謀很是毒辣。他知道我放在門外的狗血是用來救命的,而當我沖關時要用到狗血救命,就已經是大事不妙了。

而他還將狗血換成換成三缸清水,大擺‘清水龍牙陣’,這陣法里的水,比普通的清水更有力量。因而你這一缸水撲在心影上,不但不能破了心影的法力,反而是助長了它的力量。我們差點都死在這陣法中。”

聽到這里,我想到白海觀另一側屋子里的那缸狗血,不由點了點頭,原來這缸血的由來是這樣的。

玉道子本認為,汪道長是死定了。因為讓我和方子奇也進入小黑屋,當三個人都慘死后,他可以做下手腳,將現場布置成我們三個人互相廝殺而死。這樣不但可以達到目的,還能逃離警察的追捕。

“可惜的是,他萬萬想不到,我非但沒死,靠著你小哥倆,還將心影斬斷。”汪道長冷哼一聲,充滿了不屑。

這時,我終于忍不住打斷汪道長的話,問道:“什么是心影?”

“心影,就是我的影子。斬影術練到高級,就是要斬斷自己的影子,并且要開始加以驅動。這次的閉關,如果我不能斬斷心影,就會被心影所反噬。而他之所以不敢在我閉關的時候進來殺我,也是因為怕我一個分神,不能很好控制心影,如果心影肆虐就會連他一起殺了。”

這番話聽得我云里霧里,我看了一眼方子奇,他也和我一樣,一臉問號。

原來,在汪道長這一門派中,有一種“斬影術”的高級法術。其實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意動殺人”。

“當年,我們師父教我和師兄練習這門法術時曾經說過,這門功夫非常厲害,練到深處時,人不能生氣,不然生氣下隨口說出的任何一個詞語,一句話,都能傷害到對方。”

“這么神?”我吃驚地說。

汪道長點了點頭,說:“你們救了我的命,我這也給你們說些實在的。遠的不提,就三十年前,島上來了幾個小流氓痞子,聽說我們白海觀里有些老東西值錢,于是指著師父要把這些東西拿出來。我師父本來看在這群年輕人年紀還小,想勸說他們回去,結果沒想到有幾個人動了粗,甚至還砸壞了三清圣象。師父他老人家一看居然動了圣象,忍無可忍,大喝一聲:滾出去。原本還是晴朗的天氣,忽然之間天空昏暗飛沙走石。幾個年輕人頓時酸軟癱坐在地上。而我當時不過三十來歲,身子骨還結實,平時也都練功,饒是這樣,還震的**酸軟,差點跌坐下來。后來,這幾個年輕人連滾帶爬的走了。幾年后,聽說這幾個人不是得了重病死了,就是自殺。師父知道以后,非常內疚,因而后來就沒繼續**的教我們這門功夫。”

這么一大段話說下來,我聽的目瞪口呆。回頭看了一眼方子奇,他臉上的表情似乎也是在做夢。我摸了摸腦袋,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對世界的研究已經進入了量子力學的階段,而汪道長說的這些內容,簡直就是……《山海經》?

汪道長看出我的吃驚和懷疑,微微一笑,就此住口。其實事后我也挺后悔的,本該讓汪道長多說點這些事情,或許,在我后來尋找銅錢斑真相時,是能起到一些指明燈作用的吧。

不過,當時我的腦子還是轉得很快,想到玉道子身上的黑色影子,我不禁問道:“您是對了玉道子用了這個‘斬影術’嗎?”

汪道人的臉上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他緩緩點了點頭,說:“在那天之前的夜晚,我練功的時候已經出現了點問題。如果那時,我的徒兒還在,他就會沖進來,將狗血撲在這些油燈之上,那么一切事情都沒了。而那個晚上,徒兒并沒進來,相反,相反,還有人將門打開,讓月光的陰氣進來,加重了我沖關的難度。當時我雖然不能動彈,但是心里和明鏡一樣的清楚。我已經知道屋子外等著的人是我的敵人,而非徒兒。”

“原來晚上的那幾聲叫,是汪道長……。”方子奇失聲說道。

汪道長點點頭,沉聲說道:“于是到了白天,我驅動了‘斬影術’。”

“所以我看到玉道子身上的那些黑影,就是汪道長你驅動的影子?”我問道。

汪道長輕輕應了一聲,說:“特意選在清晨,陽光不是那么強烈的情況下,只是不想傷他太重。然而沒想到他卻是要置我于死地。”

我將汪道長說的這些事情都連貫起來,大致是明白了原委,怪不得當時這道士小哥對白海觀很不熟悉,帶我們走路時還走錯地方。

“哥,他那時還故意提到道長修煉地方,要我們別進去,其實他是故意激起我們好奇心,如果我們當時不老實,跑入道長閉關,那可就真是遂了他的意了。”方子奇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很像是復活版的木乃伊。

“那個油燈里出來的影子,就是心影?”看著房間桌上放著的油燈,我忽然心念一動。砌在墻壁里的油燈,和那陣陣說話聲,究竟是什么?

“道長,將油燈砌進墻壁里,又是什么原因?”我問道。

“砌在墻壁里的油燈?在哪里?”汪道長臉色大變,兩眼露出驚恐的神色,一把抓著我的手,力道之大,讓我幾乎昏倒。

我吃驚地看著汪道長,他曾在小黑屋里命懸一線時都沒變色,怎么聽到我提起的這個,反應居然如此強烈。

難道說,墻壁里的油燈,另有什么驚人之處?

猜你喜歡

  1. 婚姻愛情小說
  2. 寵文
  3. 都市重生
  4. 精怪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