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荒山詭事

更新時間:2019-06-14 01:11:47

荒山詭事 已完結

荒山詭事

來源:有書閣 作者:燈草 分類:靈異 主角:秦笑,姜承影

主角是秦笑姜承影的小說是《荒山詭事》,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燈草寫的一本靈異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荒山詭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我決定再進去看看,可是那個老頭卻攔住了我。

“秦先生是吧,我姓賈,人稱賈半仙,在城東一帶,你的老板李川北我可是如雷貫耳,有機會的話,我會去登門拜訪的。”

我看著這個賈半仙顯得有些莫名其妙,我完全不知道他現在對我說這個干什么。

“你認識李川北?那你去找他吧,今天先把事情處理好。”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的話有什么問題,這個賈半仙,在我說完之后竟然滿臉奇怪的對我看著,好像看怪物一樣。

不過我沒有理會他,而是再一次走到了房間的門口。

只是這一次我沒有直接開門,而是喊來了吳先生。

我琢磨了一下,看了一眼整個屋子說道,“吳先生,這樣,現在外面還有太陽,你給所有窗子上的報紙給揭了,讓陽光照射進來,屋子里的陰氣太重了,需要曬曬。”

這個時候賈半仙也走到了我的身邊說道,“不錯,常年不見光,沒毛病也會有毛病的。”

吳先生好像有什么難言之隱,不過仔細一想,大概是因為看見了我剛剛的那一手,咬牙點了點頭,立刻就要去揭報紙。

只不過就在他剛走到窗子邊,準備揭報紙的那一刻,忽然一個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最開始開門迎接我進來的那個老婆婆就和瘋了一樣。

將自己的整個身子擋在了窗子前,“不能揭!揭了要有大禍!不能揭!”

我一愣,我還真沒有聽說過,讓陽光照射到自己家里來會有大禍的這樣奇怪說法。

我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走上前,看著那個老婆婆說道,“婆婆,我們這么做是為了您的孫子,如果屋子里不照射陽光,陰氣會越來越重,如果再不做點什么的話,他的性命可能會不保!”

我這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根據《三十六秘術》中記載。

人無陽,百病出,邪祟猖,陽壽亡。

這個意思十分簡單,就是說,如果當一個人長時間照射不到陽光的話,那么身體會日漸憔悴,到最后百病纏身。

特別是那些被邪祟照顧過的人,輕則大病一場,重則喪命。

可現在這個老婆婆卻說照陽光有大禍,這不是扯淡嗎?

我上前好意相勸,可是那老婆婆根本看都不看我,“大仙來了咱們家,是咱們家的福分,不能這樣對他!他玩夠了就會走,說不定以后會成咱家的保家仙,你知道嗎!”

大仙?保家仙?

這一說法,我不是不知道,這保家仙,其實在南方出現的并不多見,大多數都在北方,已江為界。

所謂的保家仙,也就是世人俗知道的黃大仙,灰大仙之類的。

也有說法是五族,灰黃胡柳白,也就是成了氣候的老鼠,黃皮子黃鼠狼,狐貍,長蛇和刺猬。

但是這些成了氣候的動物,一般都在深山老林當中,很少出沒在社會,就算有,也只是靠近大山的村落里,時常會有鬧的說法,也就是撞客。

此時我看著老婆婆,我上前笑了笑說道,“老婆婆,您說的保家仙,我不是不知道,可保家仙并不會上人身去害人,你看看自己的孫兒,現在成什么樣了。”

老婆婆不說話,這個時候我繼續說道,“保家仙也叫野仙,當然了,并不是所有成了氣候的動物都能稱之為野仙,也有妖怪的,妖怪和野仙的區別就是在于害不害人,我這樣說能夠明白嗎?”

“不……不可能……”

我嘆了一口氣,然后看向了吳先生,吳先生顯得也很無奈,并告訴我們,這些報紙都是他的老母親,也就是這個老婆婆主張的,至于為什么她也不說。

這個時候賈半仙走到了老婆婆的面前,他也不說話,雙手放在背后就這么一直死死的盯住的老婆婆。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是過了將近有五分鐘之后,他轉過身來告訴我們,讓我們揭開報紙。

我和吳先生也就照做了,這說也奇怪,就經過這么短暫的一對視,老婆婆還真就什么話都不說了。

當時在我心中就有一個奇怪的想法,難不成這是這個老婆婆看上賈半仙了?

當然,這只是我自己胡思亂想的。

不過后來老婆婆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也不說話。

揭報紙的時候我就問吳先生這是怎么一回事,吳先生說,自己以前是北方人,生活在農村,當時村里對于這類東西還是比較敬畏的。

他這么一說我差不多也就明白了,只是要對于野仙的話,這樣做是沒有錯,只是要是對于那些害人的東西,那就不一樣了。

當所有報紙都被揭開之后,陽光照射進來的那一瞬間,我能隱約看見在空氣中迷茫著一股青煙,還有一種燒焦的味道。

我知道,這是陰氣過重,被陽光照射之后的自然反應。

我還沒有說話,這個時候賈半仙看了我一眼說道,“秦先生,屋子里的情況比較危險,我看這樣吧,你還年輕就在外面等著,等老頭子我進去看看,降妖除魔,這也是為了保護你的安全。”

我一愣,完全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這么開口,不過他都開口了,我也不好意思去說什么,只能點點頭。

雖然我不進去,但我還是跟著他一起來到了吳海的房間門口。

這賈半仙,其實到現在我感覺人還算不錯的,就在這個時候。

剛到吳海的房間門口,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符咒。

緊接著,我就看見符咒在他的手指間一抖,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

那符咒竟然自己燃燒了起來,然后他嘴里念念有詞的將符咒直接打在了門把手上。

然后深吸一口氣,握住了門把手,緊接著用力這么一推。

整個人就沖進了房間。

就在這個時候,我根本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房門竟然一把就關了起來。

很快,從屋子里面就傳來了一陣噼噼**的聲音,不過這種聲音持續了還不到五分鐘,就安靜了下來。

我和吳先生站在門外,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解決了嗎?”吳先生看著我問道。

我搖搖頭,“不知道。”

剛剛那一下太快了,快到我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況。

我們站在門外等了好長一段時間,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如果那個賈半仙進去后出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了。

我琢磨了一下,也沒有像賈半仙那么麻煩,直接伸手就想將門給打開,可是我發現自己不管怎么用力。

那門一點開的跡象都沒有,怎么會這樣?

我抓了抓腦袋,就在我轉身想告訴吳先生的那一刻,就聽見身后傳來了轟隆一聲。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有什么東西直接撞到了我的后背上。

我整個人的臉直接撞在了墻上,那一刻,我感覺整個人的腦袋上都在冒著金星。

“碰!”

又是一聲巨響,等我翻過身一看的時候,卻發現賈半仙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壓在我的身上。

他的雙眼緊閉,看上去是昏了過去。

在吳先生的幫助下,我們將賈半仙給抬到了沙發上,怎么喊都喊不醒。

“秦先生,怎么會這樣?”

其實現在很明顯,賈半仙進去了,結果沒有解決吳海身上的東西,反而是被他給解決了。

我抓了抓腦袋,“吳先生,我就有一點搞不明白,為什么老婆婆這么肯定是野仙?”

“這……我也不知道,我母親說,只有黃大仙愛吃雞。”

我苦笑一聲,這樣的說法也太過牽強了,總之我還是要進去看一看,不看的話,什么都搞不清楚。

而且我進去的話,情況肯定會比賈半仙好,至少我肯定那玩意害怕我身上的木牌。

我讓吳先生在外面看著賈半仙,而我自己則是再一次走到了房門口。

這一次我沒有開門,而事深吸一口氣抬腳就踹了過去。

轟隆一聲,木門直接被我踹開,倒在了地上。

我也隨即跳了進去。

我剛進去的時候,就看見有一個人鎖在了chuang上,全身上下裹滿了被子不停的發抖,我也沒有先去掀開被子。

而是走到了窗子邊上,將報紙給撕了下來。

然后再打開窗子,做完了一切,我手中捂著木牌,一步一步走到了chuang邊。

我伸出手一把掀開了chuang上的被子。

吳海的模樣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只不過和剛剛出門掐我脖子的那一個吳海,看上去好像完全是兩個人。

他全身不停的顫抖,雙手死死的保住了**,瞪大眼睛看著前方,在他的嘴角處還掛著一絲鮮血。

我眉頭一皺,輕聲喊了一句,“吳海?吳海?”

我還伸出了手,想要觸碰他,可是我剛接觸到他身體的那一刻,吳海竟然發瘋的大叫了起來,“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我一愣,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這是什么情況?

我咽了一口唾沫,此時感覺吳海雖然精神有點不穩定,可他絕對沒有被上身的樣子?

怎么會這樣?

我連忙扭頭看向了屋子的四周。

除了陰氣比較重,也沒有什么特別的?

不可能這樣?難道那玩意被我的木牌打走了?

我有點疑惑,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猛然聽見了從客廳里傳來了一聲大叫!

我立刻反應了過來,難不成剛剛那玩意雖然從吳海的身體里出來了,但是卻上了賈半仙的身?

糟了!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現代長篇言情
  3. 精怪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