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至尊壕妻

更新時間:2019-06-15 22:22:42

至尊壕妻 已完結

至尊壕妻

來源:掌讀520 作者:蘇香門第 分類:短篇 主角:王凌,蘇軟

123小說網給大家帶來了王凌蘇軟小說至尊壕妻小說閱讀,至尊壕妻小說是作者蘇香門第最新完結的短篇小說,主要講述了:生父不詳,親媽不知所蹤,16歲之前,蘇軟唯一的依靠只有小姨。16歲那年被陷害入獄,一晃就是兩年,后得貴人相助,蘇軟提前出獄。查找真相,伺機復仇,如履薄冰;叱咤商場,發展勢力,步步為營。她,蘇軟,用自己的毅力和決心,最終,譜寫一代女神傳奇!。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蘇繡!竟然是最純正的蘇繡!”

薛萍難以自持地從座椅上站起,緊緊地盯著米拉身上所穿的禮服裙,視線落在禮服裙擺那大片的刺繡上,再未挪開。

“如此相似的繡法,蘇荷……是你嗎?”

薛萍心潮翻涌,眼眶里不禁泛起一層水霧,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崔獄長看著薛萍都情難自禁,再也不掩飾自己心中的得意和興奮,激動地從座椅上站了起來,帶頭鼓起了掌。

評委席上的另外兩名獄長也站了起來,一邊鼓掌,一邊笑著向一旁的崔芳道賀。只是,面上卻難掩羨慕、還有嫉妒之色。

毫無疑問,若不出意外的話,這次服裝設計和模特大賽的雙項冠軍,將會全部從松源區女子監獄的參賽者里產生。

米拉,還有她身上所穿的那件禮服裙的設計者……蘇軟,兩人勢必會成為監獄中的傳奇!

半晌,薛萍才回過神來,暗自苦笑一聲:“怎么可能是她,一定是我想多了,畢竟,阿蘇都失蹤這么多年了……”

三十名模特兒展示完,轉過身來,開始陸續退場了。原本落在最后一個位置的米拉,這次,卻成為最先一個退場的。

看著站在自己前方的米拉,孫丹丹的心中嫉妒得發狂,恨不得立刻將米拉身上那件深藍色禮服裙撕碎、扯爛。

長指甲已經將掌心掐出血來,甚至,陷進了肉里。而她,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痛意,嫉妒早已讓她完全失去理智。

眼看就要成功退場,孫丹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嫉恨,急速向前跨出一步,伸腳狠狠踩住米拉禮服裙的裙擺。

撕拉!

一旁的幾名還未來得及退場的模特,只聽得一陣清脆的衣服撕裂聲。

就見米拉一個不妨,剛踏出的右腳突然踩空,身體不禁前傾,從臺階上跌了下去。

“啊……”

到底還是年輕,其中一名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的小姑娘,突然被驚得尖叫了起來。

這一聲驚呼,頓時吸引了坐在前排的記者的注意,他們不約而同地舉起手中的照相機,對準米拉跌倒的位置猛拍。

好在米拉跌倒的位置已屬于后臺范圍,一旁又有厚重的幕布遮擋,記者根本未拍到任何實質性的畫面。

蘇軟突然一個激靈,急忙從座位上站起,打算從一旁的安全通道悄悄繞到后臺。好在她坐在前排位置,并未受到太大阻力,便成功地閃了進去。

薛萍一臉困惑,伸長脖子向后臺一側張望,臉上還帶有一絲擔憂。崔芳一臉鐵青,在心中暗罵一聲蠢貨,這幫小姑娘真不讓人省心,將她的臉都丟盡了。倒是另外兩名獄長,一下子變得兩眼放光,臉上有掩飾不住的幸災樂禍。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薛萍看向崔芳。

“您先坐著稍等一下,我讓人去看看!”

崔芳一邊試圖安撫薛萍,一邊慌忙招來副獄長郭翠華,吩咐她立刻去將事情處理好。

蘇軟沖進后臺,將幾名圍觀的人撥開,看向跌倒在地的米拉。

“怎么回事?”蘇軟皺眉問道,一邊將米拉扶起。

米拉的眼圈都氣紅了,恨恨地瞪了一旁的孫丹丹一眼,才扭頭對著蘇軟。

“剛才被狗踩了一下,從臺階上摔了下來,裙擺也被撕出一道口子!”

“小賤人,你罵誰呢?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孫丹丹原本正在暗自得意,突然被人罵成狗,登時就不樂意了。

“罵你怎么了?老娘罵的就是你!呸!臭狗!野狗!死狗!怎么,有膽做缺德事,沒膽承認了?”米拉再也顧不上形象,開始指著孫丹丹破口大罵。

“臭婊子,你全家都是狗!誰說老娘沒膽承認了?就是我踩的你,怎么著?有本事你也來踩我啊,來啊?”孫丹丹面露猙獰,涂得腥紅的雙唇一張一翕,活像個潑婦。

看著旁若無人不停對罵的兩人,蘇軟只覺得腦仁突突直跳,心里頓時竄起一股怒火。

都什么時候了,也不看看場合,這兩人竟然還有閑心在這掐架!

“都住嘴,不想挨罰的話,你們最好都老實待著!”蘇軟看著二人,冷聲提醒。

“蘇軟,你別管,這次不好好教訓教訓這個賤人,我就不姓米!”米拉咬牙切齒地說道。

“蘇軟,你算什么東西?我倆的事,輪得到你管?”孫丹丹冷嗤一聲。

蘇軟氣急,隨即抄起手邊的一張方凳,狠狠地摔在地上:“都他媽統統給我閉嘴!”

蘇軟的一聲低吼,頓時震懾住了兩人。其他人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驚恐地看著蘇軟,像看個怪物似的,就連腳下都不自覺地向后退了一小步。

安靜,安靜的詭異!

恰好這時,副獄長郭翠華疾步走了進來。

她一臉鐵青地掃了眾人一眼,生氣地質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郭獄長,您來的正好,您快給我們評評理!剛剛退場時,孫丹丹故意拿腳踩了我裙擺一下,我就從臺階上摔倒了,您看,我的膝蓋都青了……”

米拉一邊說,一邊掀起裙擺,露出被摔青的膝蓋。

郭翠華瞥了孫丹丹一眼,眼神陰冷。

孫丹丹嚇得一哆嗦,剛到嘴邊的話頓時咽了下去,不敢再試圖狡辯。

“都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整理一下,一會還要上臺領獎!”郭翠華不耐煩地瞅了眾人一眼,出言警告,“都給我聽好了,要是再給我整出什么幺蛾子出來,等大賽結束后,統統給我滾去洗廁所!”

眾人不禁打了個冷顫栗,不敢應聲。

郭翠華臨走前,再次冷冷地看了孫丹丹一眼。

郭翠華剛走,蘇軟便從兜里翻出一個繡花針袋,倒出幾根繡花針。然后,又從兜里掏出一團白色繡線,動作麻利地穿針引線。

“她身上怎么會帶著針?”

“天吶,這是繡花針,難不成她要表演現場刺繡?”

“繡花針也算得上是兇器吧?我靠,要是被獄警發現,她就死定了!”

蘇軟顧不得眾人驚詫的目光,急忙拽過米拉的裙擺,蹲下身子,快速地在裂縫處縫補了起來。

僅用了不到五分鐘,一朵含苞待放的雪蓮便被繡了出來。

雪蓮小巧精致,清新自然,與裙擺是如此的契合,絲毫看不出縫補的痕跡。

“哇塞,好漂亮!”

“上帝啊,這就是傳說中的手工刺繡吧!”

“蘇軟,你好厲害!”

剛才對蘇軟還避如蛇蝎的眾人,這時候不由得圍了上來,將她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然后開始七嘴八舌地出言稱贊。

蘇軟沒有搭腔,用牙咬掉線頭,扶起米拉。

“有的人啊,天生就喜歡四處賣弄,別看模樣清高,其實,心機深得很!姐妹們,你們可別被她的外表給騙了!”孫丹丹立在人后,雙手環胸,撇著嘴,再次不怕死的對著蘇軟冷嘲熱諷。

“孫丹丹,你他媽的就不能說點人話?”米拉恨不得上去一巴掌呼死她,“自己渾身是毛,還好意思笑別人是猴!你就不能要點你那大B臉么?”

“哈哈……”

“哈哈……”

眾人再也忍不住出聲笑了起來。

要說她們獄中,論起罵人的本事,米拉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

孫丹丹的臉頓時綠了,變得青一陣白一陣,再配上一張猩紅的血盆大口,活脫脫一個調色板。

蘇軟卻沒有笑,而是面無表情地看著孫丹丹,聲音清冷得好似寒霜:“孫丹丹,你還真是屢教不改!但你要記住,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很不巧的是,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而這次,我定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孫丹丹心口一涼,再次感受到了那種,猶如被毒蛇盯上的可怕感覺。

“切,就會裝逼!”

盡管心中驚懼,孫丹丹面上還是習慣性地裝作不屑。

“到底是不是裝逼,我會讓你自己判斷!”

撂下這句話,蘇軟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猜你喜歡

  1. 古代短篇
  2. 豪門婚戀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勵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