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妃仇I

更新時間:2019-11-01 16:21:35

妃仇I 已完結

妃仇I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姬聽月 分類:穿越 主角:藍凌軒,夢見月

熱門小說《妃仇I》主角藍凌軒,夢見月,是姬聽月最新完結的穿越小說,藍凌軒,夢見月小說講述了刁蠻任性的是她,無心無情的是她,心狠手辣的還是她。她不是不會愛,也不是不懂愛,她只是不敢愛。為情所傷的絕色女子熾月,因故穿越成為啟昭有史以來最丑的女子——夢見月。夢家權傾商界、富可敵國,不為朝堂所容,對藍明絕以聯姻為計行釜底抽薪之謀,夢無涯棋行險招,布下一局險象環生,夢見月不幸成了局中的子。春末,夢見月奉旨嫁于凌王為妃,卻因相貌丑陋而受凌王欺辱冷落。夢氏滅門后,她被逼自殺。重生的她帶著對他的恨化身成魔。然,當她終能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雖然很想吃,可是,我現在不餓唉。”我推開他的手,不是我不想吃,而是我現在戴著面具,根本不能吃。

“不要啦……”藍凌軒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眼睛眨巴眨巴的像是立刻就能流出淚來,“人家可是親自跑出去給你買來的,怎么可以一個都不吃?”

我真想暈倒,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撒嬌耶,而且還是這么個漂亮的要死的男人。

我看了看藍圣羽,他卻低著頭看桌上的茶杯,十足一副袖手旁觀的樣子。

“等會兒再吃好嗎?我真的不餓,你不是要帶我嗎,我都在這里等了很久了。”說完,我滿眼期待的看著藍凌軒。

“好吧。”藍凌軒終于妥協,然后轉頭看向一邊的藍圣羽,對他拋了個媚眼,道:“二哥一起去吧,我想紅綃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的。”

藍圣羽抬眸瞪了藍凌軒一眼,“這段時間,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

藍凌軒看了看我,對藍圣羽道:“二哥放心,有了熾月我一定會安安分分的。”

我汗,你安不安分跟我有什么關系。

“如此最好。”藍圣羽瞥了我一眼便起身走了。

“走吧。”藍凌軒拉起我的手。

他的力氣太大,我甩了好多次都沒甩開,“你再不放開我就不去了哦。”

聞言,藍凌軒立刻賠著笑放開了我的手。

正如我第一次出來逛街所了解的一樣,要,必須租船。可能是因為還沒有入夜的原因,湖上的船只很少,這也不稀奇,誰叫花滿樓是到晚上的時候才會營業的。

小芽站在我的身邊,兩只大眼興奮的看這看那,嘴里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沒了。我真怕她一不小心會脫口而出喊我“小姐”,索性叫住她跟我一起鉆到船艙里面。

“不要亂說話。”在進去之前我囑咐她道。

“是,小……”她立刻捂住嘴,改口道:“公子。”

哎,我搖搖頭,照她這樣不說漏嘴才怪呢,“你還是不要說話好了。”

她點了點頭,果然沒再發出任何聲音。

“早就跟你說了鶯姑娘入了夜才會來的,你就是不信。”藍凌軒懶洋洋的窩在躺椅里沒好氣道。

我白了他一眼,坐到藍圣羽旁邊,“喂,我說,藍凌軒說的那個紅綃是什么人啊?”

藍圣羽翻著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書,一聽到我問他便轉過身去拿后背對著我。

不理我?

我沒趣的敲打著桌面,瞥眼瞄見桌邊放著的圍棋,我會玩圍棋,但也只是停留在入門階段,平常無聊的時候我都是拿那個和云霄一起玩五子棋的。

我將圍棋擺到桌上,攤開棋盤,叫藍凌軒過來。

“你不是想讓我跟你玩這個吧?”藍凌軒哭喪著臉,“你還是喊二哥吧,我有點頭疼。”

“借口!”我硬拉他坐下,“同樣是圍棋,我們換個玩法,整個棋盤隨便你擺,誰先有五個子能串成一條直線就算誰贏。”

“這么簡單?那我試試。”

“看著你是初學者的分上,我就讓你一子吧,你先來,哈哈!”我奸笑道。

“哼!”藍凌軒不屑的哼了一聲,“竟敢侮辱本王爺的才智?看我不讓你輸得哭鼻子。”

偌大的棋盤,他隨意落了一子。于是,戰局開始,我走的步步玄機,他應付得手忙腳亂,結果當然是顯而易見的,他很自然的輸給我了。

藍凌軒瞪著我那五顆連成一線的白子,半天才憤憤然道:“不服,再來。”

我收拾了桌上的棋子,輕松道:“來呀,反正無聊。”

這一局他比上一局要認真許多,落子穩重,甚至每一步都要考慮很長時間,我不敢輕敵,只全神貫注的掃描著棋盤上落子的地方。漸漸的,我們之間的氣氛凝重起來,靜靜的只聽得道落子的聲音,后來竟把藍圣羽的眼光給吸引過來了。

“軒,你輸了。”冷不丁的,藍圣羽冒出來這么一句話。

“嘻嘻!”我抬起頭來看著藍凌軒,那個得意啊。

“不是吧?”藍凌軒似乎還沒反應過來,他低下頭來仔細查看棋盤上的白子,待找到防御漏洞后,才軟泥似的趴在了桌子上,可憐巴巴的望著我,“我不服……”

“不服不行!”我雙手抱%,“你已經連輸兩盤了,按規矩,三局兩勝,今天的晚飯,你請客。”

“晚飯當然沒問題,只要月兒高興,我天天都能請你。”藍凌軒滿臉期待的看我。

誰聽不出來這話里有話啊,可我就聽不出來,因為我是裝糊涂高手。

我故意忽略他的話,將雙手抱在*前,笑道:“現在知道我是天下無敵的了吧,趕緊回去練上幾年再來找我比試,說不定那時就是我請你吃了。”

藍圣羽勾了勾一邊的嘴角,對我道:“換做是我,你早就輸了。”

有沒有人說過他這副拽拽的樣子真的很欠扁。

“二爺要是不爽咱棋盤上說話怎樣?”

“奉陪到底!”藍圣羽放下手中的書坐到了藍凌軒的位置上與我對視。

兩人之間頓有戰火蔓延,只聽萬馬奔騰之聲由遠及近……

“爺,到了。”很不是時候的,外面的船夫沖我們喊了一句。

“掃興!”我道:“改天來再跟你比,今兒個小爺有事。”

可憐的船夫也許并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感謝他,只為藍圣羽殺氣實在太濃,我根本沒把握斗得贏他。

聞言,藍圣羽做了請的手勢,“請便。”

也不等藍凌軒說話我便獨自一人出了艙,小芽跟了上來,隨后便是藍凌軒和藍圣羽。船停靠在了一道木質短橋邊上,沿著橋面看去,前面

正是懸著三個金色大字“花滿樓”的紅底匾額,門兩邊分別立有兩根紅漆圓柱,每一層樓外都圍著一圈鏤空雕花欄桿的走廊,每一面窗的窗紙上都繪著形態各異的美女圖,個個貌美如仙,她們衣裝**露飄逸,或站,或坐,或臥,媚眼如絲,舉手投足間更是風情萬種。

突然覺得我長成這樣來到這里有些自取其辱。

“她們都好漂亮。”

藍凌軒到我身邊拍拍我的肩,嘆息道:“可惜她們之中大多都已經不在了。”

“不在了?什么意思?”

“這里上畫的,都是花滿樓里名動一時的女子,大概是從花滿樓建成時就開始累積的,聽說只有當上花魁的和特別出名的女子才有資格入畫,只為男人們一般都是喜新厭舊的,所以當有新花魁出選時她們便會沒落人后,一般會選擇離開花滿樓,或去別的地方,或出嫁。”藍凌軒指著一樓最靠近門口的那張圖道:“吶,這就是如今花滿樓的當家花旦,名紅綃。”

紅綃?不就是藍圣羽的相好嗎?

我像那幅圖靠近了了些,名如其人,畫中的人正是一身紅衣,再看面貌,墨發如瀑,隨風輕揚,柳葉彎眉,丹鳳眼純潔嫵媚,鼻子嬌小挺立,朱紅色唇如櫻花瓣落,她的嘴角勾笑,右邊臉上有一個淺淺的酒窩,白皙的肌膚,水蛇似的細腰纏著紅色飄帶,畫上,她裸著足,正翩翩起舞,引來周圍彩蝶無數。

難怪能入了藍圣羽這個冰塊的冷眼,怎么說都是有些底子的,只是不知道她真人是怎么樣的。

再往旁邊看去,我一喜,“這不是鶯姑娘嗎?”畫中的她一如那天我所見的那樣一身黃衣,正靜靜的坐在雕花小椅上,手中抱著一把琵琶,面上的表情淡然而哀傷,真讓人忍不住想要將她抱在懷里百般疼愛。

雖然畫上的女子和鶯姑娘十分相似,但我還是覺得她本人更好看些。

“走啦。”藍凌軒垮著臉將我拖進花滿樓,“整天就知道你的鶯姑娘,你現在去看她本人豈不是更好。”

花滿樓坐落在湖水中央,很像一棟水中樓閣,依我說更像是海市蜃樓,美得追尋不得。

樓里,很寬敞,我估計這里得有兩個籃球場那么大,當中有一兩米多高的臺子,大概是直接從湖中建起來的,高臺周圍全是水,水面浮著綠油油的荷葉,加上朵朵粉紅色的荷花點綴,這里有說不出來清新典雅;臺子是以荷花為原型建的,中間空出來的一大片場地應該是表演舞蹈用的,而臺子四周的荷花瓣似的小臺,我猜應該是專門給演奏曲目的人設的。

池邊立了些半人高的欄桿,欄桿之間由金色的鐵鏈相接。

我傻了眼了,不會是純金的吧?

一樓的底層不是,除了一個大的不像話的臺子外其他就只是些圍著水池而設的桌椅了。主要是中層,廊上被閣成了無數個雅座,外面還蒙著輕紗,對此我不禁拍手稱妙,如此設計真是看戲行事兩不誤哈。

“喲,是二爺來了。”

我正要拖著小芽四處走著瞧著,突然有一面貌清麗,但妝容實在是太夸張過分的女人扭著細腰,舞著手中的絲帕,笑著朝藍圣羽撲過去了。

這一下我受驚不小,“這位是?”

“這里的媽媽。”藍凌軒湊到我耳邊小聲為我解釋,接著他又好笑又好奇的看著我,“難道月兒是第一次來?”

我翻了個白眼,“是又怎么樣?”

“哈哈……”藍凌軒竟然大笑起來。

聞聲,媽媽又笑著朝藍凌軒揮了揮手中的帕子,我明顯的聞到了一陣香氣隨著她的動作散到了我的面前。

“喲,七爺也在。”

什么二爺,七爺的,一聽這稱呼就知道這媽媽是知道他們兩人的身份的,這么稱呼不過是討個方便罷了。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穿越種田小說
  3. 日久生情小說
  4.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