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仗劍霸天下

更新時間:2019-06-04 12:55:15

仗劍霸天下 連載中

仗劍霸天下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蘋果蔗糖 分類:仙俠 主角:林巖,佚名

小說主人公是林巖佚名的小說是《仗劍霸天下》,本小說的作者是蘋果蔗糖創作的武俠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一劍一人一天下,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平凡到偉大。體驗世態炎涼,品味人生疾苦,看一個平凡之人如何走出不平凡之路。————信著認為武俠已死,但我始終堅信它永遠存活,武俠在哪?就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4月25日,離開學校的第7天,在林巖坐的這艘飛船上不時有人上船,也有人下船,當到達最后一個降落點時,船上就只剩下包括林巖在內的10來個人了。

“到了,這里就是你們的目的地,外面會有教官接應你們,祝你們好運”一個身著聯邦軍官服裝的中年人說完,還沒等眾人緩過神來,便在最后一名學生走出飛船之后迅速的離開了這顆星球。

直到再也看不見飛船的影子,林巖才徹底死心,他明白自己短時間內是回不了家了,在船上他甚至一度認為自己還有回去的可能,可是當雙腳站在這陌生的星球的時候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沒法回頭了。

隨著教官的指揮,他們不斷的向操場中央集合,在那里已經搭好了一個巨大的高臺,周圍到處都是荷槍實彈的士兵,頭上是不斷經過的戰艦,旁邊是整齊停放的坦克,不知道是怕他們當了逃兵還是刻意營造的氣氛,總之給人一種大戰將至風雨欲來的感覺。

當眾人來到指定位置站好以后,只見一個年紀約莫35、6歲的中年人站在了高臺之上。此人理著標準的短發,胡須修剪的一絲不茍,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看什么都帶一點審視與疑問,既有軍人之威嚴又有文人之靈秀,腰桿挺著筆直,站在那里猶如一尊鐵塔,顯的格外英俊魁梧。犀利的眼神掃視了眾人一眼,而后清了清嗓子,對底下人喊到

“所有的人都給老子聽好了,我是詹姆斯中校,你們在沒有分配到各個連隊以前,統一由我管理。我不管你們從哪里來,什么背景,來這有什么打算,但是從今天開始,你們便是一名普通的聯邦士兵!我知道,很多人不愿意來,也有很多人是被迫的,甚至大部分人還是在校的學生,但是,在這里我用一句地球時代古老的諺語來形容眼下的情況,那就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國家國家有國才有家,連國都沒有了,你們還有個屁的家,頂多是一只喪家犬。不要以為你們是老百姓,就算戰敗了,對方也不會拿你們怎么辦,如果你這樣想,那就大錯特錯了,這不是同族間的戰爭,而是對抗異族的侵略。星際聯盟那些家伙,自詡為新新人類,早已經和我們劃清了界限。有證據表明,凡是被抓的和戰敗被俘的,都被他們進行了改造,那些無法改造的就被派遣去星際探索,無邊無際,不知道終點亦沒有盡頭,只有在漫長的旅途中等死,這是你們想要的生活嗎?”

“教官,不想,我不要等死,我還年輕,我還有未來,我要抗爭”

“好樣的,是個帶種的,你叫什么名字小伙子”

“報告教官,來自火星居住區的,我叫林明”

“不錯,就像剛才林明說的那樣,你們還年輕,你們還有未來,但是如果這場仗打敗了,這些通通的都沒有了,不僅你們的沒了,你們的家人,你們的朋友,甚至你們養的狗也都沒了。面對你們的只有死路一條,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他們也不會放過你們的。現在我要你們明確的回答我,要生存還是死亡,要生存還是死亡!!!”

當中校問完是生存還是死亡之后,臺下爆發了山呼海嘯般的回答,慷慨激昂的吶喊聲整齊劃一“生存,我們要生存,我們要抗爭!”

“很好,你們的回答我很滿意,現在所有人聽令,立正!!下面由各個教官進行點名,被點到名字的迅速到相應位置集合”

“李建,文白,譚亮,劉理政。。。。。”隨著一個個名字被念出,原本臃腫的隊伍在不斷縮小,也不斷的在分流。“王一,林巖”當林巖聽到自己的名字時,快速的跑向了喊他的教官,并說了句“教官好”

“恩,到我身后站好”

“是”林巖迅速的站到了教官身后,這個時候陸陸續續的還有不少人站了過來。當停機坪上最后一個人被分配完之后,臺上的詹姆斯中校繼續說到“以后,你們面前的教官就是你們的長官,他們說的就是我說的,記住,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你們的回答永遠是“是,長官”我不想聽到命令以外的聲音,現在解散。”

帶隊的教官看了看身后的人說到“你們跟我走”,邊說邊向遠處的一架運輸機走去,這個時候林巖才仔細看了看眼前的教官。要說詹姆斯中校給人的感覺就像大山一樣寬廣的話,那么眼前的這個軍官給人的感覺就是堅定。筆直的身段,剛毅的臉龐,全身充滿爆炸性的肌肉,眼睛散發出無邊的殺氣。走起路來虎虎生風,林巖在想如果聯邦每個軍人都像他們一樣,那么這將是多么恐怖的一支部隊,為何戰局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你們可以叫我克里斯上尉,我來自美洲,也就是沒成立聯邦以前的美國,現在我們將向靠近前線的一個補給點轉移,你們都是各個學校最優秀的學生,所以你們的任務和別人不一樣,短期內盡快熟悉軍隊各型戰艦的技術指標,盡快學會操作和維修,盡快融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這就是你們接下來的任務。現在是戰時,沒有那么多時間再按部就班的系統學習了,另外不要再心存幻想能夠回去,既然來了就踏踏實實的好好干,這樣你們活下來的幾率才更高一些,如果當了逃兵,會被抓住絞死的,記住這一點‘’

說著就在林巖等人錯愕的目光中上了運輸機,“這人說話也太直白了吧,就不怕聽完他的話,我們現在就當了逃兵”說話的是一位滿臉絡腮胡的學生,要不是剛才教官說他們都是學生,林巖差點就以為這是哪個來送孩子的家長。

想歸想,但身體還是很誠實的,最終所有學員都陸陸續續的上了飛船。

一進飛船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10個并排在一起的碩大箱子,每個箱子都有兩人來高,全金屬封閉,周圍除了站崗的士兵,不允許任何人靠近。林巖他們也是,一上飛船就被安排在了各自的艙室里不許外出,飯都是專人遞送,而且每個艙室簡陋的要死,睡覺洗澡看書,這就是他們每天的生活,像坐監獄一樣。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他們飛向了遙遠的星空,期間他們中途有過一次補給,但補給完接著又踏入了旅途。

“也不知道這艘該死的船到底要把我們拉到什么地方去,以現在飛船的速度來說,別說到銀河系邊緣了,就算打個來回都是綽綽有余的,可惡,這年頭學習好也有錯嗎?當個兵還這么麻煩”就在林巖為目的地而苦惱的時候,費解他的這個問題同樣也在困擾著帶隊的克里斯上尉。

“艦長,我們現在到哪了,按照戰艦的速度我們早該到達目的地才對,為什么總是在繞圈子。”

“請注意你的措辭,上尉!雖然我們隸屬的軍種不同,但是在軍銜上我是你的長官,見到長官首先要敬禮,而不是像你一樣大搖大擺的闖進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至于為什么繞圈子,這是我接到的命令,沒有向你解釋的必要,請你回到你的艙室待好,到地方我自會派人通知你們。”克里斯上尉聽到這,只好向坐在椅子上的斯蒂芬艦長敬了個禮后離開了指揮室,在臨走的時候看了一眼旁邊站著的波羅斯少校。

就這樣,他們繼續著自己的漂泊之旅,不知道到底要飛向何方。其實就在他們的身后不遠處,一只聯盟的艦隊從始至終都在悄悄的跟著他們。

因為是深入敵后作戰,所選的都是可以速戰速決的小型艦艇,并且進行了深度改造,不僅火力猛,速度快,最主要的是隱蔽性高。為了完成這次任務,星際聯盟派出了最精銳的特種部隊,可見對這次任務重視的程度。

就在林巖等人快沉不住氣的時候,跟在身后的特戰小隊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隊長,他們是不是發現我們了,不然為啥總是帶我們繞圈子?咱們不能再等了,這是聯邦的腹地,再轉下去我們一旦打起來,就走不了了,現在目標已經確定就在那艘船上,干脆我們突然發動攻擊,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是啊,隊長,不能再等了,下命令吧!”“下命令吧,隊長!”

隊長看了看周圍的士兵,深吸一口氣,右手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胡子。

他明白,雖然命令是讓他們奪取敵運輸船上的某樣物品并找出聯邦一個重要科研中心的具體位置,但是他不能不考慮士兵的精神狀況。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現在是深入敵后,隨時有被發現的可能,隊員們的精神時刻都處在高度的緊張狀態,一個不好,就有可能前功盡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奪取物資,然后回去就說在奪船的過程中被地方大部隊發現,為了將物品順利帶回聯盟而選擇撤退,想到這,他不再猶豫,馬上說到“各艦做好戰斗準備,聽我命令發動攻擊”

10分鐘之后,在各戰艦均給出做好出擊準備的同時,隊長下達了攻擊的命令。與此同時,在聯邦的運輸船上。

“艦長,其實我也在想問同樣的問題,我們已經在該星域附近轉了快一個月了,到底在等什么?”

艦長意味深長的看了副官一眼,說到“這次任務其實就是一次普通的運送任務,只不過我們送的東西很特別,你看到倉內那幾個特大的金屬箱子了嗎?那可不是普通的箱子,是用最堅固的希格瑪金屬制成的,每一個箱子的造價就值一艘馬格南級戰列艦,這還只是箱子,不包括里面的東西,另外為了這次運輸任務能夠成功,整個征召活動都是在為這次行動做的幌子,這么說你應該明白這次任務有多重要了吧”

‘’那艦長,既然任務這么重要,里面到底裝的是什么東西呢”副官依舊不依不饒的問到

“裝了什么東西?你有沒有聽說過聯邦有一段時間盛傳的終極士兵計劃”

“這個自然聽說過,當年因為這個實驗,鬧的整個聯邦雞飛狗跳,因為死亡率高,每個士兵都擔心成為下一個小白鼠,使得逃兵率驟然升高,研發該項目的首席博士,伊文思博士更是被冠以恐怖伊萬的稱號,這事,凡是當過幾年兵的應該都聽說過,不過據說因為實驗遲遲沒有進展,軍部已經放棄了該項目”

“放棄?那是為了安撫士兵的情緒才這么說的,其實自始至終,實驗都沒有停止過,你看到的那10個箱子,就是最終的成果。只要任何一名士兵能夠熬過那非人的疼痛之后,就能成為超級戰。不管思維、敏捷、還是力量、速度等等各項指標都是人類所能達到的極限,當然副作用也是顯而易見的,被注射的士兵在短時間內,細胞會急速衰減,也就是俗稱的減少壽命,聽說最長的一個也只活了不到一個月。”

“這么恐怖,這簡直就是拿人命當兒戲啊”

艦長聽到這沒有往下說,而是眼睛望著星空說到“波羅斯,我們在一起快3年了吧?”

“是的,艦長,3年零2個月了。”

“3年了,時間過的可真快啊,一晃都3年了。”說到這,艦長猛的看向副官“這么久也是夠委屈你了,馬奇諾上尉”

“艦長你在說什么,我怎么一點也聽不懂啊,您剛才是在和我說話嗎?”副官故作鎮定的說到,但是手已經悄悄的摸向了腰間放著的配槍

“哈哈哈”,艦長狂笑了幾聲后,嚴厲的說道“你別裝了,從你一開始上艦,我就清楚你的底細,這幾年你的一舉一動都在聯邦的注視下,要不,你以為,我一個小小的艦長會知道這么保密的計劃嗎?這都是上面故意讓我泄露給你的,目的就是讓你們這些隱藏在聯邦內的蛀蟲浮出水面,好一網打盡,從效果來看還是不錯的”

“你說什么???”

副官驚恐的看著大笑中的艦長,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了,急切的說道,“你這個混蛋,原來你早就知道了,那么箱子里的東西也是假的了?”

“那到不會,如果不放點真東西,怎么可能讓你們上鉤?”

“你這個該死的,低劣民族的雜碎”說著拔槍就要向坐在指揮椅上的艦長射擊,但就在這時,一束激光突然射穿了他的腦袋,正中眉心,副官瞪大的雙眼望向門口,心有不甘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謝謝你了,克里斯上尉”

這時,克里斯上尉不慌不忙的從們口走了進來,身后的士兵迅速的跑向尸體,檢查有沒有攜帶自殺性武器。

“不用謝我,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只是我不明白,艦長你為什么不下令一開始就逮捕他”

“第一:給這些蛀蟲透露有關這次行動的信息是上面著重強調的。第二:畢竟我們一起共事3年,我想最后給他一次機會。哎。。。。可誰知,真應了那句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行了不說了,后面的老鼠跟的也夠久了,該收網了,通知各艦做好戰斗準備,本艦防護罩全開,不論死活,一律格殺勿論!”

“是,各艦做好戰斗準備,做好戰斗準備,本艦防護罩全開。”隨著一聲聲命令的下達,遠遠望去整片星域,突然閃出無數的光點,這都是先前保持發動機靜默的聯邦戰艦,就在特戰小隊發動攻擊的一瞬間,將其包圍在了其中。

“不好了,隊長,情報有誤,敵人是一支完整的航母編隊,我們被包圍了,下步該怎么辦,請求指示,請求指示”隨著一條條請求通信的信號傳來,特戰小隊的隊長發現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心想,要不是走露了風聲,就是他們被聯盟出賣了,但轉念一想被出賣的可能性不大,因為聯盟沒有這么做的理由,那么排除這種可能,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潛伏在聯邦內的間諜被發現了。

“快,向我們在聯邦內的探子發信息,問問是怎么回事,另外命令艦隊所有火炮向敵方運輸船方向發起猛攻,就是死也要在那里給我蹦出一條豁口來,狹路相逢勇者勝,拼命的時候到了,給我沖!!!”

隊長剛下達完命令,就見眼前的星空突兀的出現了一顆巨大的黑洞,剛開始的時候只是一個黑點,但是瞬間就從黑點變成了讓人膽寒的黑洞,并且還在不斷的擴大著,一倍兩倍三倍,眼看著就要到達交戰雙方的站場。

這時候身處中心點的聯邦運輸船滋味可就不好受了,本身就離黑洞最近,又是以運輸為主要目的的船只,別說就在黑洞的邊上,就算是相差十萬八千里,想跑都難,何況現在這個局面。

“艦長不好了,前方有高能量反應,離我方很近,并且還在不斷的急速靠近,不好是黑洞,是黑洞!!”

“什么?黑洞,黑洞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地方,快,調頭,把所有能源集中在發動機上,給我動力全開,加速沖出去”艦長也對這突然出現的黑洞束手無策,現在只能寄希望于神的保佑了。

運輸艦尾部呼嘯著噴出深藍色的火炎,怒吼的推著戰艦向遠方奔去,可沒走多遠,就被黑洞本身的引力拉住。從遠處看,運輸艦不僅沒有向前走反而在不斷的后退。

這個時候,交戰雙方哪還有心思戀戰,都知道一旦被吸入黑洞,那是十死無生的結果,拼了命的往外跑,離的稍遠一些的發現情況不對勁,跑了一段以后,一個跳躍就不見了蹤影,現在誰也不會去關心黑洞中心的那艘運輸船,生怕被吸進去扯成碎片。

漸漸被吸進黑洞中的運輸船船體不斷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這明顯就是快承受不住壓力的前兆。

原本正在睡覺的林巖,突然聽到全艦的警報聲大響,隨即外面便亂做一團,他也不顧形象,抓起一件衣服就跑了出去,剛沒走兩步就迎面撞上了另外一名學員,林巖一把抓住對方,問到“發生了什么事,這怎么了,大家都在跑什么?”

“快跑吧,前方發現了黑洞,艦長已經下令棄船了,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黑洞,這里怎么會有黑洞,喂,你去哪,喂。。。。”話沒說兩句,先前被拉住的那名同學就跑的沒影了。就在林巖剛想往逃生艙方向跑的時候,船體突然發生了劇烈的搖晃,“砰砰”聲響個不停。

“不好,船體要解體了,這哪是剛剛發現,分明是已經快被吸進去了,該死的,駕駛員睡著了嗎?沒事往黑洞里面跑什么。吃錯藥了嗎!”林巖一邊罵著,一邊向前跑去,這個時候他也不知道該去哪,去逃生艙肯定是來不及了,就算現在能出去,也跑不開黑洞的引力場,如果在船內坐以待斃,肯定也是領盒飯的下場,正在林巖瞎想的時候,他看到剛進船時那幾個巨大的金屬箱子,其中一個已經打開,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拉開正想爬進去的一位船員,迅速的在里面關上了箱門,并且一頓亂按,希望是什么逃生倉之類的東西,哪怕是星際葬禮的棺材,也比直接死在外面強,最起碼能搏上一搏,至于其他人,林巖可沒那么好心,這個時候還想著見義勇為,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第一位的,其他人的死活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林巖也不知道按到了什么按鈕,突然四肢被一根粗大的金屬物體瞬間固定的動彈不得,而后便感到有大量的液體在充斥著整個箱子,水位越來越高,很快就沒過了他的頭頂。在被困住的四肢位置,有金屬物體強行鉆入了他的身體,剎那間帶來的劇痛,險些讓他昏死過去,要不是金屬箱壁阻擋了他的聲音,林巖相信,自己這一聲叫的絕對比殺豬還慘。很快腿上、胸口,頭頂接連傳來那種撕心裂肺的劇痛,整個意識完全被疼痛所占有,平時電視上那種分散注意力減輕痛苦的方法完全就是扯淡,這個時候容不得他去想別的,整個身體唯一的感覺就是痛,有那么一瞬間自己都想一頭撞死算了。就在林巖全身感覺被疼痛占據的時候,不知名的液體順著針頭注入了他的體內。

當液體全部注入林巖身體之后,他的感覺又有了明顯變化。身體左邊感覺冰寒刺骨,猶如墜入九幽深淵,右邊身體熱血沸騰,婉如行走在劇烈的巖漿上,一邊身子冷,一邊身子熱,他被夾在中間受到冰火兩重天的炙烤,頭腦漸漸的失去了意識,就在即將昏死過去的時候,林巖卻在想,嗎的,不會這么倒霉吧,臨死還讓哥們體驗一下傳說中的大寶劍,就在林巖接受冰火地獄洗禮的時候。

運輸艦終于不堪黑洞的壓力而解體了,瞬間大量的空氣被抽走,艦體的碎片像流星一樣劃過天空向黑洞中心墜去。被不斷拋入太空中的船員還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就被隨之而來的巨大壓力給擠成了血霧,遠遠望去,在星空中不時的冒出一朵朵的血紅色的花朵,在這場巨大的災難面前,能成功逃升的幾乎為零,而指揮室的艦長和帶隊教官也沒能幸免于難,雖然他們成功的進入了逃生艙,但還是被黑洞擠成了鐵餅,而突然出現的黑洞就好像特意為了運輸艦而來的一樣,當整艘船被徹底吸進去以后,它就像來的時候一樣,悄悄的來,也悄悄的走,揮一揮手帶走了一船人的生命。

事后來調查的地球聯邦人員,在找遍整個星域的情況下,依然沒有發現幸存者,無奈對外宣稱為演習事故,而為了掩護這次圍殲任務而采取的征兆行動,也因為主要對象失蹤,重要物品丟失,象征性的軍訓了幾個月之后,將大部分人員遣返回了原單位,當然這次轟轟烈烈的征兆計劃,也不是毫無收獲,大量的間諜被揪出,聯邦以此為契機,展開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內部清洗工作,而那一船人,最后被按照失蹤處理,可以說是最悲慘的下場,唯一對家屬還有點補償的可能就是那張保單了吧。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玄幻仙俠小說
  3. 熱血爽文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