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入我魔道

更新時間:2019-06-05 15:34:32

入我魔道 連載中

入我魔道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西陵不涉水 分類:仙俠 主角:成廣靈,李千燁

經典小說《入我魔道》由西陵不涉水傾心創作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主角成廣靈李千燁,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游鴻和赤心子互相看了一眼,皆得意的笑了起來,游鴻又指著黃妙儀身后的那只金芝鹿道:“帝子請看,這只金芝鹿是我們兄弟二人偶然間獵得,想必公子也知道這只金芝鹿的好處,在此我們將這只金芝鹿獻與帝子,還望帝子莫要推辭。”...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六照一笑百媚生,帝子何用傀儡藥。

······

天虞之山重巖疊嶂,錯綜復雜的山脈峻嶺中毒物叢生,妖類橫行,還有一些心狠手辣的魔教妖人出沒于此,是無方天淵中最為險惡之地。尤其是到了夜晚,那些晝伏夜出的毒物紛紛從洞穴中出來吞吐月華,它們吐出的毒煙連成一片化作劇毒瘴氣綿延數百里,將整個天虞之山的山腳全都封住,上下的人上不得山,山上的人也出不得天虞之山。

李千燁尋遍了方圓十里也未發現黃妙儀的蹤跡,山下瘴氣遍布,她是斷然不可能下山去的,難不成是遇到了魔教妖人,但是周圍又沒有打斗的痕跡,這令李千燁一時陷入了困境。他一面自責自己方才不該那樣說話,一面又擴大尋找范圍,漸漸的就連他也失去了方向,周圍升起淡淡的白霧更為尋找增添了難度。

這時林中響起了一陣靡靡之音,音色婉轉飄忽勾人心魄,遍尋不見黃妙儀的李千燁此時聽見這陣靡靡之音,便向聲音的來源趕去,就算是魔教妖人他也無懼,眼下尋找黃妙儀要緊,說不定還能發現什么線索。

只見在淡淡白霧的林中出現一座殘破的道觀,這座道觀遍結蛛網,斷壁殘垣,門牌傷寫著三個朱紅大字“清陽觀”。李千燁推門走入其中,清陽觀內供奉的乃是一位青年男子的石像,一名身著暴露的女子正依在石像旁,手中抱著琵琶輕輕的撥動,一陣靡靡之音便傳開。

女子身穿紅色衣裳,釵橫鬢亂,正值青春年華,絕麗的面容巧笑倩兮,側著臉眼角含情的看了一眼李千燁,渾身散發著魅惑的氣息,在她的身后露出了六條雪白的尾巴,尾尖被染成了微紅色,輕輕擺動間便是萬種風情。

女子輕啟朱唇,聲音慵懶的道:“公子,你來嘛。”

李千燁見此六尾狐妖,右手一伸,一柄赤色長劍便出現在他掌中,清喝一聲道:“妖孽,豈敢放肆。”

女子放下琵琶,半倚在石像上,伸出粉色的舌頭轉了一圈又縮回口中,咬了咬唇道:“公子,奴家豈敢啊”

李千燁到底道行尚淺,方才竟是有些心神失守,他咬了一下舌尖,舌尖的劇痛讓他清醒了許多,深吸一口氣道:“今日我尚有事便不與你計較,我且問你可曾見過一名身穿黃衣的女子。”

女子低頭整理自己的衣裳,再抬眼時她身上的衣裳卻已是變成了黃色,只聽她道:“哎,奴家是不是你要找的黃衣女子呢?”

李千燁一時語噎,只道一聲:“你······”

女子笑了起來,如同花開一樣的燦爛,李千燁竟是一時失了神,待他回過神來時,女子已經手握一柄短刃橫在他的喉嚨前。女子笑吟吟看著李千燁道:“哎,你這般修行竟敢下山歷練,你們九陽玄門的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你怕是還未成就真人之位。”

李千燁冷哼一聲道:“在下才疏學淺,自然比不得門內師兄們。”

女子收起短刃又回到了石像旁,她幽幽的道:“你是誰的弟子?”

李千燁見她沒有敵意,這才松了一口氣道:“在下師承北玄真君。”

女子道:“那奉天子座下的嫡傳弟子呢,你可曾知道。”

李千燁有求于人,只好老老實實的答道:“掌教至尊只有一名嫡傳弟子,乃是長陽小主。”

女子掩口撲哧一笑道:“長陽那小丫頭不過是奉天子的外門弟子,我問的是他的嫡傳弟子。”

李千燁道:“除卻長陽小主,掌教至尊并未再收過弟子。”

女子幽幽嘆了一聲,她滿目深情的看向石像,幽幽的道:“唉,看來他們都把你忘了。”

李千燁問道:“敢問閣下說的是誰?”

女子擺擺手道:“不說了,看在你也是九陽玄門弟子的份上,就告訴你好了。那名黃衣女子她在距此地西北十一里處的一座洞窟中,那里還有兩名魔教小輩,想必你也是能對付的,再不去,她恐怕就要香消玉殞了。”

李千燁拱手道:“多謝閣下相告,以后若是再見,定當相報此恩,只是還未請教閣下尊姓大名。”

女子道:“喚我六照吧,這還是他給我的名。”

李千燁嗯了一聲快步走出門外,女子看著李千燁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她自語道:“這和當年的你是多么的像啊,青城我什么時候才能再見到你,你現在又是在哪里?”

道觀中再次響起了靡靡之聲,有人歌曰:“今夕何夕,見此良人,如月之恒······”

李千燁出了道觀便御劍向六照所指的方向前去,行了十一二里果然看到一座還殘留火光的洞穴,只是洞穴中已空無一人。李千燁拾起地上的一塊白色玉墜,這是黃妙儀極珍愛之物,現今卻遺留在了這里,想必她曾經卻是來過這,只是現在遍尋不見蹤影,莫非已被那兩名魔教妖人帶走了不成。

李千燁緊緊握住手中的長劍,心中又悔又怒,又氣又恨,他努力平復心情后才走出了洞窟,不覺外面已是黎明破曉,周圍的淡淡白霧已經散去,山下的瘴氣也消散了幾分。心中忽然一驚,想到他的師弟白辰星還在原地,若是他也出了什么意外,叫他如何面對師尊。

心念至此,李千燁連忙趕了回去,如今已是天色大亮,他很快便找到了回去的路,幸而白辰星尚且無事,還有那只鹿蜀也在。白辰星見李千燁一人回來,心中頓感不妙,他連忙上前問道:“師兄,你是沒尋到師姐么?”

李千燁嘆了一聲道:“我去遲了,她已被魔教妖人擄去,此時也不知道如何了?”

白辰星一聽,心中急了,連忙道:“師兄那我們還等什么,趕快去找師姐啊。”

李千燁點頭道:“我因擔心你,因此先回來找你了。你也莫要著急,那兩名魔人若敢動妙儀一根手指,我便踏平此山。”

······

黃妙儀被那兩名魔教妖人抓住之后被帶回了洞中,而洞中的那只金芝鹿,正是那只引她來到這里的那只靈鹿。黃妙儀見了后心中恨得牙癢癢,恨不得現在就將它扒皮拆骨才能解心頭只恨。奈何現在受制于兩名魔人之手,自身都是小命難保,哪里還能找金芝鹿的麻煩。

那兩名魔教妖人將黃妙儀抓住之后并未再有動作,他們之間也不再談話,好像是在等待什么。

不知過了多久,外面響起了腳步聲,一名披著黑袍的男子走了進來,他的臉隱藏在黑袍之下,令人看不清面容,但是他的身上散發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息,黃妙儀一見到此人便不由得呼吸急促起來,好像胸口被什么東西壓著一樣。

披著黑袍的男子見此地多了一名女子,便出言問道:“游鴻,她又是誰?”

樣貌陽剛英俊的男子連忙起身笑道:“帝子,她方才偷聽我和赤心子說話,被我擒了過來獻給帝子。”

帝子點點頭道:“頗有幾分姿色,的確不錯。待這件大事辦成,我會替你們在父親面前美顏幾句的,到時候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游鴻和赤心子互相看了一眼,皆得意的笑了起來,游鴻又指著黃妙儀身后的那只金芝鹿道:“帝子請看,這只金芝鹿是我們兄弟二人偶然間獵得,想必公子也知道這只金芝鹿的好處,在此我們將這只金芝鹿獻與帝子,還望帝子莫要推辭。”

帝子笑了一聲,他自然知道游鴻也赤心子的心思,眼下他也正是用人之際,斷然不會推辭的。于是道:“哦,你們竟肯將這金芝鹿獻與我,你們的心意我明白,待這里的事情結束,你們就跟我回去,到時候就在我的手下做事。”

游鴻和赤心子心中皆是欣喜萬分,能早日擺脫這里不再受苦,這是他們日思夜想的事情,終于能夠大展拳腳的做出一番功業來了,怎能不令他們激動。

帝子冷眼看著兩人,心中卻是冷笑,這般低劣資質的人怎配入他法眼,若不是眼下那件緊要的東西需要用到他們以及他們的師尊,他才懶得搭理這些喪家之犬。

帝子咳了一聲道:“我已取來天圣令,你們二人在前帶路,我們這就去與血魔子他們匯合,你們先出去。”

游鴻和赤心子兩人心中自然明白帝子要做什么,皆心照不宣的齊聲道:“是,帝子。”

說罷,兩人便帶著金芝鹿走了出去。

帝子走至黃妙儀的身前,這時黃妙儀才看清帝子的模樣,他的樣貌俊朗非凡,眼眸如一潭古井深水,有著致命的魅惑魔力,只一眼便好像要將她吸入其中。黃妙儀別過微紅的臉道:“你這魔道妖人想做什么?”

帝子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微笑道:“我并不想做什么,只是他們既然將你獻與了我,你便是我的人了,自然是要跟我走。”

黃妙儀紅著臉啐了一口道:“呸,誰是你的人。識相的話就快把姑奶奶放了,等我師兄過來姑且還能饒你們一條狗命,要不然······哼哼,生死就是兩說了。”

帝子大笑,他居高臨下的看著黃妙儀道:“看來你還沒有認清事實,現在是你的生死同樣是掌握在我的手中,只要你乖乖聽話,我自然會善待于你,若不然······”

黃妙儀臉上顯然有了懼色,她道:“若不然······你想怎樣?”

帝子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他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從中到處了一粒紅色的丹藥道:“這是傀儡丸,服下此丸你會如同傀儡一樣聽我的命令,你是要自己乖乖聽話,還是要服下這傀儡丸。”

黃妙儀縱然心性再高傲,在生死面前也是心有畏懼,更何況李千燁現在還不來,又或者說他根本不沒有出來找她。

想到這里,她的心不由的沉了下來。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玄幻仙俠小說
  3. 修煉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