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我真的很有錢

更新時間:2019-06-12 09:51:40

我真的很有錢 已完結

我真的很有錢

來源:掌文 作者:十指舞動 分類:異能 主角:田非,言辰欣

女主叫言辰欣男主叫田非的小說叫《我真的很有錢》。作者十指舞動。《我真的很有錢》精彩試讀:他喜歡的是那種溫柔善良可愛型的女孩,而不是言辰欣這種冷漠高傲又強勢的女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田非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周云,道:"孫大哥,你是在開玩笑吧!"

"田兄,你我一見如故,親如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當然不是開玩笑,只要你說,我必然做到。"

孫少認真的道,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令人不寒而栗。

"田非爺爺,繞我一命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周云知道,自己的未來全在這鄉下小子身上,也顧不得丟人,噗通一聲直接跪下。

田非大驚,咬牙道:"趕緊起來,你這樣的不肖子孫,我可不敢要。"

"那就按田兄的意思。"

孫少比了個切脖子的動作。

周云差點嚇尿,連連磕頭:"田非爺爺,都是我不好,我混蛋。"

**啪!

他也下了狠手,不斷抽打自己的臉頰,浮現出一道道指印,讓人觸目驚心。

"夠了,在田兄面前也不嫌丟人。"

孫少喝道,臉色瞬間有些難看。

生怕在田非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田非看似被嚇呆了,卻是在津津有味的欣賞。

直到周云的臉都腫了,他才一副仿然大悟的樣子,發出一聲驚呼:"保安大哥你這是干什么?要是讓不清楚內情的人知道,還以為我們在欺負你呢。"

孫少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絲笑意。

這不就是在欺負人么?

"田非爺爺,您幫我求求孫少,我真的很后悔啊!"

田非看著孫成林,苦笑道:"孫大哥,算了,我也不是斤斤計較的人,既然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就給他個機會吧。"

孫少喝道:"沒聽到田兄的話么?還不起身,你是想陷我田兄于不義么?"

"不敢不敢,多謝田非爺爺。"

周云慌忙起身,心中卻是大定。

孫成林做了個優雅的姿勢:"田兄,請。"

田非憨厚一笑:"孫大哥,你太客氣了,我就是個鄉下來的粗人,什么都不懂,失禮之處,還請孫大哥不要介意。"

"哈哈哈,田兄真性情,我喜歡。"

孫成林說著,摟住田非的肩膀就向里面走去,好像認識幾十年的老朋友似的。

看著兩人的背影消失,矮個子保安震驚萬分。

周云是什么樣的人,他比誰都清楚。

這樣一個彪悍強大的人,竟然會懦弱到如此地步,簡直顛覆了他的三觀。

"云哥,你這樣做,值得嗎?"

周云拍拍小保安的肩膀,意味深長的道:"如果不這么做,你真以為明天還能見到我?"

小保安目瞪口呆,發現周云并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他內心沒來由的,也升起了一股寒意。

"孫少,咱們惹不起啊!"

周云嘆息,深深的無奈,卻沒有半點的怨恨。

田非和孫少走進會所,頓時引起一陣轟動。

"我沒看錯吧?孫少居然摟住那土包子的肩膀就進去了?"

"窩巢,這小子竟然能得到孫少青睞,祖墳莫非冒青煙了?"

"必須調查出這小子的來歷,能讓孫成林如此對待的人,屈指可數啊!"

……

先前嘲笑過田非的李總,眼看兩人走來,也吃驚得張大了嘴巴。

他激動的上前,伸出手道:"孫少,鄙人李絲泉,很榮幸……!"

"好狗不擋路,讓開。"

孫少不耐煩的揮手,絲毫不給李絲泉面子。

李總不敢有半點不滿,訕笑著退在一旁,先前在門外的威風早已經消失不見。

一路走進去,幾乎所有人都在熱情的和孫少打招呼,孫少卻是表現得很高冷。

"孫大哥,其實我進來是來找我表姐的。"

孫成林一怔,隨即露出了會心的笑容,拍拍田非的肩膀,道:"我明白,田兄忙去吧,在這里,我不會寂寞的。"

在孫少露面的時候,不知道多少美女對他暗送秋波,恨不得直接撲進他懷里取暖。

她們巴不得田非早點消失。

田非摸摸額頭冷汗,心有余悸。

跟在這孫少身邊,實在是如坐針毯,異常難受。

自己此行可不是來交朋友喝酒的,而是為了言辰欣。

當田非出現在言辰欣面前的時候,言辰欣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小子是怎么混進來的?

田非板著臉,一副要興師問罪的樣子,讓言辰欣頓時心虛。

"表弟,你怎么來了?有什么事不能回家再說嗎?"

言辰欣生怕田非開口說出什么失禮的話,壞了自己好事,連忙先發制人,同時用哀求的眼神看著田非。

田非冷冷一笑,道:"剛才我偶然經過,剛好看到表姐,所以進來問候一下。"劉少半信半疑的看著言辰欣,道:"辰欣,這是你表弟?你不是說不認識他么?"

"那個……剛才隔著玻璃沒看清楚,我表弟才從鄉下來,不懂規矩,劉少勿怪。"

言辰欣訕笑著解釋。

此刻她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雙頰發紅,眼神迷離,看上去還有那么一點可愛。

"既然是辰欣你的表弟,大家都是一家人,我當然不會見怪。"

劉少違心的笑著,其實殺了田非的心都有了。

田非皮笑肉不笑的道:"表姐,時間不早,我們該回去了。"

言辰欣瞪著她,連連使著眼色,生怕他說出什么失禮的話來。

"劉少,我和我表弟說幾句話你不會介意吧?"

"辰欣你的表弟,也就是我的表弟,我怎么會介意呢。"劉少大度的說道。

田非大怒,臉色一變就要發作,這沒臉沒皮的混蛋,居然還想占自己便宜!

言辰欣一看不妙,一把將田非拉到一旁,緊走幾步,來到角落。

"田非,你想干什么?"

避開劉少視線,言辰欣怒視田非,一臉冰寒。

"干什么?我頭頂都要綠了,你還問我想干什么?"

田非一臉不忿。

"你胡說八道些什么?我是來談生意的?再說,我們互不相干,你綠什么綠。"

言辰欣有些老羞成怒。

"談生意談到酒吧,還喝得臉上紅霞飛,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呢?"田非冷笑:"那人眼眶發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約你來這里,恐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這管你什么事?你敢破壞我的這單生意,我和你沒完。"言辰欣咬牙威脅。

田非微微皺眉:"你真遇到困難了可以找我幫忙啊!何必去求這個腎虛公子?"

"找你幫忙?呵呵,你一個放牛娃,能幫我什么?"言辰欣冷冷看著田非:"你不扯我后腿我就萬幸了。"

"你就這么看不起我?"

"是,你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永遠不可能在一起,你就別奢望了。"言辰欣的目光之中,一片冷漠。

田非不以為然的笑了:"你以為陪這個腎虛公子喝酒,就能談成生意?真是太天真了。"

"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該干嘛干嘛去。"

言辰欣沒好氣的瞪了田非一眼,很是頭疼。

"你以為我愿意管啊!要不是我老媽認準你這個兒媳,我才懶得理你。"田非沒好氣的道。

他喜歡的是那種溫柔善良可愛型的女孩,而不是言辰欣這種冷漠高傲又強勢的女人。

言辰欣怒道:"什么都聽你媽的,你真是個媽寶男,誰要是嫁給你,這輩子注定倒大霉。"

田非不以為然的聳聳肩,道:"如果連基本的孝道都不能接受,這樣的媳婦要來何用?"

"田非,不管你媽讓你來干什么,我都不會同意,你趁早死心,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補償你一些錢財,算是報答你爺爺當年的恩情。"

田非冷冷道:"你以為錢能代表一切嗎?"

"當然能,你們田家死皮賴臉想要這門婚事,不就是看中了我的萬貫家財么?"言辰欣也生氣了,言語非常不客氣。

田非臉色一變:"你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了不起么?只要讓你爺爺給我寫給退婚書,我馬上就走,絕對不多呆一秒鐘。"

"你這是故意刁難是不是?"言辰欣咬牙,氣勢頓時弱了幾分。

要是老爺子肯解除婚約,言辰欣又怎么會有這么多煩惱。

她看著氣呼呼,一臉憨厚的田非,感覺有些頭痛,只好放緩語氣。

"你別胡鬧行不行,這單生意對我們辰欣集團非常重要,劉少說了,陪他喝盡興,就簽約。"

田非噗嗤笑了起來:"男人在酒桌上說的話你也相信,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生意做這么大的。"

"閉嘴,這是我唯一的機會,你不搗亂我就謝天謝地了。"言辰欣游戲恩老羞成怒。

"是不是只要陪他喝盡興了就成?"

"沒錯,劉少是這樣說的。"

"好,包在我身上了。"田非道。

"什么包在你身上?"言辰欣皺眉,本能的感覺有些不妙。

"身為你男人,這種事當然應該由我出馬了。"

田非從口袋之中掏出一粒藥丸丟進了嘴里:"這是千杯不醉丸,喝酒前吞服一顆,可以最大程度的中和酒精,達到千杯不醉的效果。"

言辰欣吃驚看著田非:"原來你有備而來。"

"那是當然,再怎么說,你也是我名義上的媳婦,沒有解除婚約前,我怎能讓別的男人染指?"

言辰欣臉色一紅,怒道:"說話還是這么難聽,不愧是放牛娃出生。"

田非的強勢,讓言辰欣感覺有些異樣。

但喝酒實在不是她的強項,田非的出現,也算是救了她。

兩人走回座位,三人一番虛偽的寒暄后坐下。

很快,侍者就在劉少的示意下送來一瓶好酒。

"田非表弟才從鄉下來,我身為地主,理應敬你三杯。"

田非憨厚的笑了笑,道:"我不勝酒力,平常在家大人們只準我喝一杯,三杯下去,我怕自己會醉。"

劉少眼神一亮:"這里是酒吧,而且你也是成年人了,醉酒也是人生一種體驗嘛,來來來,不要客氣。"

這一瓶洋酒雖然價值上萬,但劉少并沒有放在心上,只要能灌倒田非,今晚的事情還是有很大希望的。

要說酒量,他算是經久沙場了,不知道喝得多少大老板丟盔卸甲,眼前這小子一看就傻里傻氣的,肯定不是自己的對手。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都市重生
  3. 熱血爽文小說
  4. 異能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