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漂在鄭州的日子

更新時間:2019-06-14 12:35:13

漂在鄭州的日子 已完結

漂在鄭州的日子

來源:有書閣 作者:歲月如水流 分類:短篇 主角:李飛,張若蘭

123小說網給大家提供漂在鄭州的日子免費閱讀,漂在鄭州的日子小說大結局非常精彩,這部超級好看的短篇小說作者是歲月如水流,小說漂在鄭州的日子講述了三流大學畢業,混跡于鄭州,女友分手,工作丟失,我怎么在鄭州混下去,且看,一個浪跡鄭州的大學生的生涯。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連打死三只藏獒,驚動了租賃場里面放哨巡邏的人,他一聲叫喊,十幾個人拿著鋼管、砍刀、木棍,氣勢洶洶向著我這邊沖過來。

租賃場中間豎立起來一根二三十米高的燈,照耀著整個租賃場,燈光雖然說有點朦朧,也都能看清楚。

看著他們一個個好像是猛獸一樣撲過來,我心里一點也不擔心那是假的,剛才快速斬殺三條藏獒,超支了我的精氣神,身上的力量用出六成以上。如果不是斬殺三頭藏獒,他們十來個人根本不會放在我的眼中。

現在,舊力已去,新力未生,我正在最虛弱的時候,自然要小心謹慎。

我沒有逃走,在原地調息恢復力量,盡量能夠利用時間恢復自己的體力,好在一會兒即將到來的兇殺惡戰中不吃虧。

“在這呢,這個王八蛋在這兒呢!”

“麻痹的,該死,居然到我們租賃場來了。”

“滅了他,這樣的貨色說什么都不能讓他活著。”

……

十幾個人嗷嗷直叫,向著我沖過來。

我站在那里沒有動,調整自己的呼吸,沉浸在恢復之中。如果說快速恢復過來,那是扯淡,武俠小說還有玄幻小說瞎扯。恢復力量是需要時間的。

我根本沒有那種時間,和他們交手,力量不足的我會變得很危險,但是,危險也沒有辦法,皮浩母子在他們手中,我只能向前不能倒退。

我的手握住鋼管,心里都是殺機,麻痹的,今天就是今天了,就算是把自己這條命撂在租賃場,也要把皮浩母子救出來。

他們跑到我面前,看著我拿著鋼管,站在哪里一動不動,都站在我面前,沒有出手。

絡腮胡子看著我身邊躺倒的三只藏獒,似乎很驚詫:“他們都是你殺死的?”

我沒有說話,開口神氣散,有那點力量我還要恢復自己的實力。

不過,他們的人聽到絡腮胡子的話,一個個大為震驚,他們都是租賃場的人,當然知道三只藏獒的戰斗力。可以這樣說,就算是一只猛虎,在三只身體強壯,最強悍的藏獒攻擊下,能不能取得勝利還有兩說。

我只在幾分鐘時間,就把他們滅了,讓他們如何不驚異。

他們看看我,看看地上的血跡,一個個手中的工具握得更緊了,顯然,他們都知道我不好招惹。

絡腮胡子看著我冷笑:“厲害,真沒有想到你這么厲害,怪不得敢在我們臨河市撒野。”

我沒有說話,隨著呼吸的緩緩進行,我感覺自己身上的疲憊消除了一點,力量恢復了一成左右。

“要打就打,別廢話。”

絡腮胡子冷冷一笑:“好,痛快,兄弟們準備——”

就在此時,租賃場主房哪里響起來一個聲音:“別動手,大家別動手,兵哥說了,不讓動手。”

一個年輕人從主房跑過來,看著我說:“這位老大,我大哥讓你到他辦公室說話。”

說完,他對其他人說:“兄弟們,大哥說了,要和這位老大談談。”

這些人才閃開了一條道。

我手提鋼管,依然謹慎地隨著那人向著那燈火明亮的房子而來。

房子三間,里面是會議室形式,擺放好了桌凳。

一個面目如同刀砍斧劈,棱角分明的漢子坐在正位上,他身后站著兩位嬌媚女子,看樣子所謂的兵哥和兩位女子關系不簡單。

兵哥看著進來,趕緊站起來,笑呵呵朝著我說:“不知道老大光臨有失遠迎,贖罪贖罪。”

我坐在凳子上,看著兵哥,他小寸頭,臉頰棱角分明,一臉精干氣息,不用問就知道此人是當兵出身,怪不得叫做兵哥。至于說有失遠迎,那是屁話,他們劫持了我的兄弟一家人,就是讓我來的,還有什么有失遠迎。

“兵哥是吧?啥章程你說。”我還在恢復體力,說是談判,一切還要依靠實力,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他們會和我談判?早就把我抓起來了。

兵哥笑著說:“小云,給老大倒茶。”

他左邊身穿紅色羽絨服,身材高挑,古典美女臉頰的女子,來到我身邊倒茶:“老大,我們兵哥說今天的事情是個誤會,還請老大諒解。”

倒完了茶水,她沖著笑:“兵哥想和老大化干戈為玉帛,結交一下,不知道老大能不能同意。”

我端一下茶杯,又放下。茶水我是不會喝的,常在江湖走,不能不小心:“化干戈為玉帛?我兄弟母子還在你們手中,空口白話,就能夠化干戈為玉帛?”

兵哥笑著說:“誤會,一切都是誤會。我請皮浩兄弟母子過來,真沒有惡意,不信您看看。”

說到這里,兵哥拍手,皮浩母子從隔壁出來。

皮浩攙扶著他媽媽,從門里面進來。

我看著他們的模樣,應該是沒有受到虐待。

就在此時,一位身穿橙紅色運動服的漂亮女子,也從那個房間里沖出來。她沖出來之后,朝著我喊:“大哥,你要救救我,你要救救我。”

兵哥皺眉,顯然,讓女子逃出來,出乎意料,他不高興。不過他沒有說話。

等到我詢問過皮浩沒有事情的時候,兵哥才說:“老大,您看我說的都是真的,只不過是想請他們母子到租賃場坐坐而已。”

我冷笑著說:“兵哥,江湖路都是自己走,既然你這么說,我也同意,但是,我兄弟也不能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這件事你要給我一個說法。”

絡腮胡子帶領的十幾個人嘩一下站起來,點指著我說:“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老大做到這一步,仁至義盡,如果不然,你以為你們能走出來這個院子。”

“就是,醫院里打傷了我們四個兄弟,殺了我們三只藏獒,我們都沒有說什么?你還要什么說法?”

“兵哥,咱們人多勢眾,直接廢了他,干嘛和他浪費口舌。”

……

呼——我朝著茶杯吹了一口氣。

我面前的茶杯,在我一口氣流的作用下,咔嚓嚓響起來,緊接著變成了四瓣裂開了,茶杯里的水順著桌子流淌。

“如果不是給兵哥面子,就不是要說法那么簡單了?”我淡淡地說。

猜你喜歡

  1. 婚姻愛情小說
  2. 寵文
  3. 古代短篇
  4. 都市重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