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神醫嫡女:冷王溺寵囂張妃

更新時間:2019-11-22 14:33:01

神醫嫡女:冷王溺寵囂張妃 連載中

神醫嫡女:冷王溺寵囂張妃

來源:微小寶 作者:藍冰倩影 分類:穿越 主角:慕容玨,韓雨墨

21世紀特工軍醫穿成新婚夜被無辜刺死的相府嫡女,睜眼就看到一對渣男賤女,還賊喊捉賊地搞陷害!韓雨墨冷笑,渣男賤女通通放馬過來!小白菜變身狠辣嫡女,自帶逆天醫術,輕輕揮手,惡毒姨媽自食惡果,白蓮庶妹跪求放過,渣男哭唧唧抱大腿!本是人生贏家,韓雨墨卻獨獨對某自動送上門的“病”王爺無計可施!打不得,罵不得,除了愛給她變著花樣撒錢,還嫻熟運用兩副面孔,對外腹黑深沉,對內秒變寶寶。上一刻冷血無情地讓人把妄圖染指她的小流氓剁碎,哀嚎聲還沒遠去,下一刻回頭就捂住心口氣若游絲,還擠出兩滴眼淚眨巴,“本王吃醋了,心口又疼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慕容玨斜眼瞟著韓雨墨,她在笑什么?一臉憧憬!自己馬上就要跟她和離,她還笑的出來?不過她看自己的眼神沒有愛慕!慕容玨對這個發現心里很是不舒服。

韓玉露遠遠的看著慕容玨,慕容玨的眼神留在韓雨墨身上已經被她發現,她雙手握拳,咬牙切齒,這個該死的韓雨墨!

可是她現在什么名分都沒有,只能忍,韓雨墨你給我等著!

慕容玨帶著韓雨墨進了乾清殿里,殿里已經來了很多人,彼此間相互打著招呼,臉上都掛著虛偽的笑容。

韓雨墨初次進皇宮不知道要做什么,該說什么,反正慕容玨往哪里走,她就在后面跟著,韓玉露則跟在她的后面。

慕容玨找到自己的座位前,他坐下,身旁只有一個位置,韓雨墨就猶豫了,如果自己挨著他坐,他煩,自己也煩,不如坐在一旁吧。

旁邊座位已經有一位男子,不過這個男子只是一個人,并沒有隨行的家眷,韓雨墨沒有多想,就坐在了男子的旁邊,把慕容玨身邊的位置留給了韓玉露。

韓雨墨此舉,不但是那個男子驚訝,就是慕容玨都很是驚訝!自己明明已經暗示韓雨墨身邊就是她的位置,她卻跟其他的男人坐在一起,這個女人是安的什么心?

韓雨墨注意到鄰座的男子看著自己,她禮貌對那個男人笑了笑,這時韓雨墨才發現身旁的這位男子有著一張絕世容顏!只是臉色蒼白,看著不是很健康。

不過她怎么覺得這個男人有點兒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的?

“過來!”慕容玨冷聲對韓雨墨說,他讓已經坐下的韓玉露起來,把她給拉過去,坐在自己的身旁。

韓玉露很開心的坐在慕容玨的身邊,卻被慕容玨給拉了起來,眼睜睜的看著韓雨墨坐到那個位置。

她不敢恨慕容玨,只是把這筆賬記在了韓雨墨身上。

韓雨墨歉意的對那個男人笑了笑,男人并沒有理她,而是轉過臉,繼續自斟自飲。

“你不要對寧王有什么心思!”獻王慕容玨壓低聲音警告韓雨墨,剛才韓雨墨對著寧王笑的樣子讓慕容玨很不舒服。

韓雨墨低下頭,仔細的想著,寧王好像是當今皇后親生兒子,皇上非常的寵愛。

當今太子是前皇后所生,心%狹窄,野心勃勃卻心有余而理不足,經常犯下大錯,惹的皇上幾次都想廢了太子立寧王,卻被寧王給推脫了。

聽說寧王從娘胎里出來身子骨就比較弱,經常都會生病,所以他對皇位沒有興趣,

只是如此好看的寧王是在什么地方見過的呢?韓雨墨想到自己穿越到這里只一天的光景,獻王府都沒有出過,不可能見過他!算了,算了,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收回了思緒,韓雨墨端起桌上的茶杯。

“獻王爺,我沒有你那么博愛!對男人沒什么興趣”韓雨墨冷冷的說,細細的品味著面前的香茶。

慕容玨見韓雨墨對自己的態度非常的冷淡,覺得這個一直都纏著自己的女人好像變了,變的讓自己搞不懂!又一想肯定是韓雨墨的伎倆,想引起自己的注意!哼!想的美!

慕容玨想通之后,就更加的討厭韓雨墨。

大殿上悠揚的絲竹聲響起,打斷了慕容玨的思路。

皇上帶著皇后和幾個年老的妃子緩緩的走進了大殿里,在場所有的人都站起來迎接。今天是皇家的家宴,這滿屋子的人都是皇室成員。

皇室的成員還真多,密密麻麻的偌大個乾清殿里都坐滿了。韓雨墨偷偷的打量著當今的皇上,五十來歲的模樣,慈眉善目。看著很慈祥。

皇上身邊那位身穿正紅色皇后服的絕色女子,應該就是當今寵冠六宮的皇后。

兩人走進來的時候還手拉著手,看的出帝后情深。

皇帝和皇后落座之后,眾人才落了座,皇帝陛下端起了酒杯,笑瞇瞇的看著大家。  

“難得一年一次的皇室聚會,孩子們都長大了,都有了自己的家庭,來我們一起舉杯為了這平安祥和的生活共飲一杯!”皇上舉起酒杯,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

獻王站了起來,韓雨墨也就只能跟著站起來,一起恭祝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后千歲千歲千千歲。整個大廳一副其樂融融的景象。

喝下三杯合家歡酒,大廳里的樂聲一轉,美麗的舞娘們踏著輕快的舞步走到了大廳中央,開始表演舞蹈。

韓雨墨喝著茶,吃著皇宮里的美食,腦子里卻在尋思著一會兒慕容玨說出自己串改官碟的事情,自己怎么跟皇上解釋。

韓雨墨認真的想著自己的事情,沒有發現韓玉露慢慢的靠了過來,當她感覺到頭上不對勁,手上的動作快于她的大腦,一個反手就把本來要流向她的液體擋了出去,全都灑到韓玉露的臉上。

“啊!”韓玉露尖叫一聲兒,把全場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費了一個清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臉就都給毀了,黃色的液體順著韓玉露的臉往下流,臉上的胭脂水粉都花成一團,韓玉露這個時候無比的狼狽,當今皇上看著她就皺起眉頭。

“啟稟皇帝陛下,都是她,都是韓雨墨害的民女!”韓玉露見狀急忙走到皇上的面前跪下來,哭著指責韓雨墨。

皇上見鬼一樣的韓玉露跪在自己的面前,心里就有幾分不悅,不過他的臉上卻看不出來,這個時候獻王慕容玨也走了出去,跪在了韓玉露的身旁。

“啟稟父皇,韓玉露本是兒臣心儀的女子,可是在大婚的時候,卻被韓雨墨這個惡毒的婦人把官碟給改成了她的名字,

兒臣與心愛的女子不能有情人終成眷屬,兒臣請父皇……”慕容玨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大廳里的一陣兒騷動給打斷了。

“不好了,不好了,皇后的舊疾犯了,快傳太醫。”皇后娘娘在這個時候暈過去,韓雨墨身旁坐的寧王飛速的跑過去,大廳里就亂成一片。

很快太醫來了,放下醫藥箱就給皇后娘娘把脈,大廳里的閑散人員都被遣散出去了,留下的只有皇上的子嗣。

韓雨墨出于醫德,也湊過去看看皇后娘娘的病情。

當今皇后娘娘已生一子一女,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不過保養得當,看著才三十出頭的樣子。

皇后一臉的蒼白,卻掩飾不住她的絕色之美,韓雨墨自認見過的美女很多可是跟皇后娘娘一比都成過眼云煙。

此時的皇后娘娘那副病態的美都讓周圍的女子沒了顏色,難怪皇上會獨寵她一人。

猜你喜歡

  1. 寵文
  2. 腹黑
  3. 穿越種田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