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臨時夫妻

更新時間:2019-06-14 10:58:16

臨時夫妻 連載中

臨時夫妻

來源:有書閣 作者:玖玖吆 分類:短篇 主角:向南,陳小雨

123小說網給大家提供臨時夫妻免費閱讀,臨時夫妻小說大結局非常精彩,這部超級好看的短篇小說作者是玖玖吆,小說臨時夫妻講述了懵懂的戀情,像剛剛綻放的花骨朵,美好,甜蜜。初戀像玻璃,純凈無瑕,卻容易碎。我和陳小雨臨時居住在一起,已經半年了,她喜歡我的勤勞幽默,我喜歡她的天真和嬌嫩。她是我的初戀,但我卻不是她的初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陳小雨依舊在慘嚎,哭得痛徹心扉。

她許是感覺到在我倆面前無地自容,跪坐在地面上,一直不敢面對我倆,哭的聲音很大,甚至算是凄厲,還不斷地用腦袋撞擊門框。

她這種自殘的行為,在我這兒,得不到一絲的憐憫,一個連自己懷了誰的孩子都不知道的女人,值得同情么?

我不知道,但老實巴交的張強,卻愿意相信她,可憐她,愛護她。

眼見著他上前安慰陳小雨,鐵打的漢子,居然聲音小得像蚊子,生怕刺激到了悲痛中的女人,我點燃一根香煙,轉過了身體,不忍去看。

“小雨,別哭了,大不了,咱們回大山慶,縱然富貴不了,起碼一家人在一起,圖個安穩。”

“別去想那些豪宅,豪車,那不屬于咱,咱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屬于樸實,歸于無華,這就是命……”

張強木訥的解釋,換來的卻是她一句冷冰冰的反問:“讓我跟你一起回去,每天面對土房菜地,喂豬帶娃么?”

我聽到這話,轉頭看了她一眼,很想過去一把拉開手足無措的張強,但我忍住了,陳小雨冰冷的眼神,臉上掛著淚珠,表情卻強勢得不像話,或許,只有在張強面前,她能如此的隨心所欲,肆無忌憚。

因為,也只有張強,能如此包容她。

果然,她的一句話,瞬間讓張強啞火,不知道怎么回答,嘴巴聶諾了幾次,說出一句:“小雨,我不要你干活兒,我能干,你呆在家就好,我有力氣,我會木匠,能養活你。”

陳小雨冷笑了兩聲,很看不起。

張強再一次受到了輕視和打擊,可依舊在勸她,不管陳小雨如何冷面相向,他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安慰。

陳小雨被她勸得煩了,一把推開張強,站起身,用手擦了擦眼淚,異常認真地看著他說了一句:“人都是會變的,你對我的好,我一輩子都記得,我已經迷戀上了現在的生活,回不去了。”

說完,就要離開,卻被張強一把拉住,她掙扎了兩下,見掙扎不開,立馬吼了起來:“你能不能不管我?我不是你老婆,你也不是我老公,你憑什么管我?放開!”

“……”張強面色通紅地看著她,說不出話,卻死死地拉著她的小手,不讓她走。

我走了過去,沖她說:“你知點好,拉著你,是因為他愛你。”

她朝我冷笑一聲,隨即看著張強,戲謔地翹著嘴角:“是不是覺得,你睡了我一次,就有義務管我了?”

張強沒有回答,額頭上青筋暴起,紅暈爬滿臉頰,手掌輕微顫抖著。

陳小雨一把甩開他的手,道:“別傻了行么?我讓你睡了一次,是感謝你照顧我父母,你多想了。”

說完,她就拉開了房門,這次,張強沒有去攔她,而是像個木偶似的站在原地,眼神呆滯。

“你就這樣走了?”我沖她吼道。

她轉過身,看著我:“不然呢?問我要那些花掉的錢啊?”

“錢,我不要,我就想要個答案。”我面色如常地回應著。

“咯咯……”她捂嘴突然咯咯地笑了起來,說了一句“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之后,咬牙看著我:“你不就是想知道孩子是誰的么?行,那我告訴你。”

聽到這話,我眉毛下意識的往上一挑。

她面色異常的平靜,說:“我回了老家之后,跟張強睡了一次,報答了他的恩情,就回到了平遠,但又不好意思來找你,就找了個酒吧隨便放松放松,可能是上天都看我可憐吧,讓我遇到了貝貝,哦,就是你們打的那個,他對我很好,請我喝酒,唱歌,那一晚上,我覺得,是我這十九年來,最放松開心的一次……”

我聽得很認真,只見她話鋒一轉,冰冷的眼眶里噴出兩條火焰,咬牙切齒地說道:“可我哪兒能想到,他們這群人,請我喝酒就是為了我的身體,我喝醉了,那一晚上,五個人吧……呵呵”她笑得有些瘋癲,手掌撫著門框,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一連幾天,我都跟他們在一起玩兒,沒多久,我身上的錢,就花光了,但我卻發現,我居然愛上了貝貝,更愛上了這種生活,沒有了錢,貝貝對我沒有以前那么好了,經常對我發脾氣,我不忍心看他難受,為錢懊惱,我就主動說,錢,我去找,于是……”

“你就找上了成浩?”我接過了話頭。

她凄然一笑,反問我:“我還認識其他的有錢人么?”

我皺著眉頭,聽到這里,終于想通了整個事件的脈絡,心里卻更加難受,就好像塞進去一百斤石子兒是的,悶得慌。

一次偶然的相遇,讓這個處世未深的女孩兒,一步步地走向了深淵,而為了那些奢華的生活,糜爛的夜晚,她不惜一切地欺騙周圍的人,至此,已經深陷,不能自拔。

她的傻,她的天真,她的無知,讓她成了別人的工具。

“我走了,你也安心了,呵呵,我早知道,你想趕我走。”她捋了捋耳發,沖我擺擺手,轉身離去。

我下意識地抬手,那個妖嬈的身影,已經被黑暗所淹沒,我看了兩眼chuang沿上掛著的兩件睡裙,心里難受到了極點。

說實在的,她的這些經歷,讓我很痛心。

“她,她走了?”回過神里的張強,慌張地張望著門外的黑暗巷口,整個人異常的憔悴,見我點頭,他跟著就要沖出去,我雙手拉著他的胳膊,面色猙獰地沖他大吼:“別追了,她變了!變了,知道么?”

“不……她是小雨,永遠都是我的小雨……”他掰著我的手指,腦袋無力地晃悠著,嘴里喊著小雨小雨,看得我心里一疼,自然地放開抓著他的手。

張強追出去了,而我,卻獨自坐在矮凳上,回憶著,我們以前的種種,苦笑不已。

不知多久之后,我突然發現,臉頰上一陣滾.燙,用手一抹,才知道,那是淚水。

再次打量起空蕩的房間,才猛地覺得,這次,她是真的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心里有些空,更多的,卻是釋然,也為她感到不值,更覺得,張強的可憐。

十分鐘后,我在巷口的石墩旁邊,看見了他,他腦袋深深地插進**,肩膀聳動著。

我連忙上前扶起他的腦袋,一張滿是淚痕的粗狂臉頰引入腦海,這個鐵打的漢子,此時居然哭得像個孩子。

“張哥,回家吧,明天太陽升起時,你依然擁有追逐幸福的權利。”

我扶起了他,他的身子軟弱無力,一下子又跌坐在地。

“張哥,世界上不止她一個女人,你又是何苦呢?”

他看著我,雙手抱著腦袋,聲音沙啞地吼道:“她是我的第一個女人,第一個啊!”

他舍不得,他心痛,而我,又何嘗不是呢?

陳小雨都是我們的第一個女人,但我們,卻不是她第一個男人,更不是唯一。

我嘆息一聲,無聲地拉著他往回走。

……

第二天,天不亮張強就走了,留給我一張紙條,上面歪歪曲曲地寫著幾行字,大概意思是,他要去找陳小雨,無論如何也要把她帶回家,只要她愿意,張強就娶她,養她一輩子。

我再一次被震驚,震驚于他的大愛無私,震驚于他那對愛情水晶般的美好憧憬。

而我能做的,就是收拾好陳小雨以前的生活物品,一起打包,郵寄回大山慶。

陳小雨一離開,我整個人都感覺輕松了很多,心情變得舒爽起來。

回到公司,第一時間就被叫到了丁佳一的辦公室。

當她對我說了三分鐘之后,我皺眉抬起了頭:“你說什么?你讓我去內保部,月薪八千?”心中震驚無以復加。

“升你的職給你漲錢,你還不樂意?”她白了我一眼,收拾著桌面上的文件,繼續說道:“你的過去,我也了解了,看大門,屈才了,再說這段時間你表現得挺好,再低不得給你點獎勵。”

她遞給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看得我莫名其妙,并且手腳發涼。

“你調查我?””她如果找人調查我,那我以前在老家的污點,豈不是她都知道了?

突然間,在我女神面前,居然有點小害怕,擔憂。

并且我搞不懂為啥她突然升我職,難道說壓榨折磨我幾個月之后,良心發現?覺得我是可造之材?

還是說,她已經厭倦了折磨我的方式,準備來個狠點的?

我不相信這樣的蛋糕會落在我身上,還沒等發問,就被她無情地攆了出來。

出來后,我心不甘地找到了她的秘書,高雪,一個27歲,身材豐腴,卻冰冷得好像千年寒冰的知性美女。

“高秘書,丁總為啥漲我薪水啊?”

高密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得了便宜還賣乖?”

“不是,我這心里不托底啊。”

她懶得解釋,說我去了就知道了,直接扭著**就走了。

“擦,不告訴我?老子總有一天要融化你這塊千年寒冰!”

心底有氣,發不出,只能在嘴上占便宜。

因為這個高雪,我真惹不起。

她不僅是丁佳一的助理,還是閨蜜,在公司很多項目上,都提出了很多具有建設性的建議,可以說,丁佳一的功績勛章,有她的一半。

但她這個人吧,就是太高冷了一點,性子極冷,很少和公司內部人員來往,很多愛慕她的男同事,都沒勇氣追求她。

一個冷得發涼的眼神,足以讓他們望而卻步。

公司還傳聞,她的性子很怪,所以,我是真不敢往上惹。

但她的身材,真真的火爆,**豐腴,*脯挺拔,整個人都有一股知性美女的氣質。

別人不敢對她有半點想法,我也不敢。

在她這兒沒得到答案,只能去內保部報道。

榮鼎的內保部,員工薪資都是八千,而這,據說只是表面的,出差還有很**人的補助和及時獎勵。

部長石冰,八年軍伍生涯,素質過硬,而且態度和藹,是個老好人。

內保部分兩班倒,一共十二個人,而這十二個人,手上多多少少都有點活兒,不是退伍軍人就是散打高手,亦或者跆拳道黑帶。

在內保部轉了一圈,我記住了兩個人,一個石冰,一個老七,老七看我不爽,而且是沒來由的不爽,但我并不放在心上,誰來這兒都是為了拿錢,你要敢惹我,我肯定敢還手。

報完到,直接去和何大壯告別去了。

第二天,我便知道,為啥丁佳一突然對我這么好了。

榮鼎在臨市鐘山看上了一塊地皮,準備競標,但這快地皮,早就被當地企業龍頭地產看中,并且揚言,誰插手就搞死誰,龍頭地產的老板,在當地很有勢力,并且傳聞沾點黑。

“我擦,這還是看我不爽準備報復我么?”得知這個消息后,我頓時無語。

這特么的,丁佳一不還是讓我當沖鋒陷陣的小兵么?

我抑郁得不行,但看在那**人的出差補助上,我還是答應了。

當天下午,我們一行十一人,兩臺商務奔馳,趕往鐘山,但剛到下榻的賓館,就被一個大光頭,自稱是龍頭地產經理的人攔住了。

他說他叫管軍,帶著二十幾個人擋在了酒店門口。

一行內保虎視眈眈,但對方全然不懼,拿著一束玫瑰花,上面帶著字片,送給丁佳一,說,這是龍少的心意,并且仰慕已久,想和丁總共進晚餐,還赤**裸地說吃完飯,一起看個激**小**啥的,這無恥的要求,頓時惹來我們一行認的怒視,丁佳一也氣得不行,可沒發作,因為對方敢這么做,肯定有他的底氣。、

臨走時,管軍指著丁佳一說:“丁總,你是女人,就等著嫁個好老公就行了唄,出來拋頭露面干啥,這塊地,龍頭地產,非拿不可!”

管軍領著人走了,可讓我們所有人,都覺得這趟鐘山之行,非比尋常。

第二天當我們前往競標地點的時候,一個消息,頓時讓丁佳一暴走。

猜你喜歡

  1. 婚姻愛情小說
  2. 古代短篇
  3. 都市重生
  4. 熱血爽文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