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諸天戰神

更新時間:2019-06-16 06:44:12

諸天戰神 連載中

諸天戰神

來源:掌讀520 作者:雪參 分類:玄幻 主角:蕭塵,蘇青衣

主角是蕭塵蘇青衣的小說是《諸天戰神》,本小說的作者是雪參最新寫的一本玄幻類小說,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他對著月浮生笑了笑,繼續說道:“月公子今年不到二十三吧?實力已經達到了白虎三重,除了血公子外血日城年輕一代誰是月公子的對手?錯了…這實力就算我等根本不配為對手。今日我家公子既然點名了,榮刀就獻丑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血日城最漂亮的兩朵鮮花,自然只能由城內的公子采摘,誰能摘下那是誰的本事。肥水不流外人田,一個來自大荒的鄉巴佬卻想獨占花魁?這自然引起了城內的公子哥們同仇敵愾。

如果蕭塵來自大城池大家族,比如殺帝城。或許他們不會那么憤怒,而蕭塵此刻粗俗的吃相證明了他的出身卑微。哪個公子不是溫文爾雅?風度翩翩?各大家族可都很重視禮儀和規矩的。

講究禮儀和規矩,往往是對待同級別或者之上的人,亦如蘇家和月家雖然勢如水火,但表面還是和和氣氣的。而一旦有比他們卑微的人觸犯了他們的利益,他們往往會露出兇狠甚至丑陋的獠牙。

蕭塵感覺到了敵意,他皺了皺眉毛沒有抬頭,甚至沒有看眾人一眼。他爺爺說過,有時候無視往往是最大的嘲諷。

月浮生感覺到里面的氣氛不對勁,他微微皺起了眉頭,今日是月媚兒的大喜日子,他可不想被人打攪。而當他旁邊的一個公子低聲和他說了一通,他的笑容很快凝固起來,下意思朝蕭塵掃去的目光都是敵意。

不過作為城內最頂級的公子,月家的少族長,可不像蘇若虎那么愚蠢。他很快又笑了起來,開始和蘇青衣以及場中的公子小姐談笑風生,沒有再看蕭塵一眼。

“咦?今日怎么不見少城主?”

蘇青衣和月媚兒談笑幾句后,有些驚疑的問道。少城主自然是血日城第一公子血吹花了。

月浮生灑然一笑道:“今日血日城來了貴客啊,據說是殺家的人!少城主派人送來一份賀禮,說明日一早再來看望媚兒。”

“殺家的人?”

聽到這幾個字,場中的議論聲陡然小了幾分。如果說血家是血日城絕對霸主的話,殺家那就是殺神部落的至尊主宰,血家也正是傍上了殺家才稱霸血日城的。

“這樣啊…”

蘇青衣低下頭去不再說話,不過美眸內卻閃過一絲黯然。月浮生可是話里有話啊,明日一早就來看望媚兒?看來血吹花此刻非常看重月媚兒啊,這對于蘇家無疑是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

這么多年來,血家一直坐看月家和蘇家爭斗,不偏不倚。血吹花也一直在同時追求蘇青衣和月媚兒,不過卻沒有明顯的表態,至少沒有明說要給正房位置。

所以蘇家和月家都沒有定下這門親事,現在月媚兒覺醒了神賜成為了神賜戰士,身份一下變得尊榮起來,也完全配得上血吹花了。

如果月家和血家一旦聯姻,那么蘇家的好日子將到頭了。

想到這里,蘇青衣下意思的回頭看了一眼蕭塵,看到他低頭悶聲啃著烤肉,吃相極其不雅,像是餓了幾天幾夜般,她淺淺的笑了起來。

或許以前她會對這樣的男子不屑一顧,但這一刻她感覺蕭塵的動作是多么的自然和真誠,遠比在場坐的這些道貌岸然公子哥們…來得可愛些。

她暗暗下定決心,回去之后立即全力拉攏蕭塵。不僅僅是因為他,還有他背后的那個強者。

一個年紀輕輕卻達到白虎境二重的天才,他爺爺會是個普通的人物?

遭遇五等荒獸貔貅卻只中毒不死的強者有多么強大?不說紫象境之上,就算是紫象境的武者也足夠解蘇家之危。只要牢牢把蕭塵綁住,并且找到龍心草幫他爺爺解毒,蘇家之局立解。

別人看他蕭塵可以無視,不過蘇青衣回頭之后竟然一直盯著他,這讓蕭塵很是別扭。

他有些不適應的抬頭一看,看到蘇青衣那嘴角的笑意和溫柔,再看一眼四周明顯敵意更盛的公子們。他不禁再次感嘆起來,漂亮女人果然有劇毒啊…

蘇青衣驚醒過來,歉意的一笑回過身子來,卻看到無數公子看著蕭塵的目光都恨不得千刀萬剮,她暗叫不妙,今夜可別出什么事啊。

想什么來什么!

一名榮家的公子重重一哼,轉過身看了一眼一名護衛,突然起身道:“今夜月小姐大喜,我看這么干坐著喝酒也無趣的很,不如讓手下表演一些節目吧?榮刀,你上場為大家刷幾手你最近感悟的刀法吧。”

蘇青衣眉頭一皺,那邊月浮生已經接話道:“好,久聞榮刀用刀出神入化,今日倒是要好生學習一下。”

“月公子說笑了!”

一名身穿藍色武士袍,背著大環刀的高大男子走出來拱手道。他左臉下有一道很長的傷疤,都扯到了脖子上了,說話的時候傷疤似乎扭動了起來,看起來異常的猙獰。

他對著月浮生笑了笑,繼續說道:“月公子今年不到二十三吧?實力已經達到了白虎三重,除了血公子外血日城年輕一代誰是月公子的對手?錯了…這實力就算我等根本不配為對手。今日我家公子既然點名了,榮刀就獻丑了!”

榮家一直唯月家馬首是瞻,榮刀一頓馬屁拍得月浮生嘴角笑意濃了幾分。不過場中公子倒是不敢反駁,月浮生的天資在血日城的確是絕頂的。

榮刀說完之后,卻并沒有取下長刀,反而臉上殺氣騰騰,目光在無數公子后面的護衛上一掃,最終停在了蕭塵旁邊的蘇劍飛身上,他幽然一笑道:“如此干耍未免無趣,不如我隨便找個人對比一番如何?當然只為切磋,榮刀絕不傷人。”

榮刀身上氣勢磅礴,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蘇劍飛都是挑釁意味,是個傻子都知道他想和蘇劍飛一戰。擺明車馬說不傷人,那是徹底的藐視蘇劍飛。

無數公子露出戲謔的目光,很多小姐眼眸也興奮起來,場中氣氛逐漸升溫。

蘇劍飛這次陪同蘇青衣走商回來,在家族地位直線上升,那受得了這樣的挑釁?撲騰一下就站了起來。

“來了…”

蘇青衣微微一嘆,正準備喝令蘇劍飛退下時,旁邊的蘇若虎卻冷笑開口道:“劍飛,既然有人想找你玩玩,你去陪他玩幾手,記住,別傷到人了。”

“蠢貨!”

蘇青衣和柳婆婆還有蕭塵同時搖頭起來,對方明顯在找事,他卻主動送上門?難怪蘇敵國娶個二姨太回來,準備再生一個兒子…

蘇若虎是少族長,蘇青衣怎么能在公開場合駁他面子?只能眼睜睜看著蘇劍飛走上場中。兩大族中護衛都是白虎境一重,但榮刀既然敢找事自然有所依仗,蘇青衣眉頭皺得更緊了幾分。

“錚!”

一道長劍出鞘的輕吟聲響起,蘇劍飛虎目陰森,盯著榮刀沉喝道:“榮刀,一年前我們對戰過一次,沒分出輸贏,今日就一分高下吧?出刀吧!”

榮刀陰森森一笑,那疤痕又扭動起來,傲然說道:“該出刀的時候自然會出刀,能不能逼我出刀就看你本事了。”

“狂妄!”

蘇劍飛腦子還算好用,也不廢話長劍一抖,頓時光芒四射,明顯灌注了荒力。他雙腿一曲,地面一震身子爆射而去,長劍幻化出一朵梅花,將榮刀籠罩進去。

梅花劍,三等荒技!

蘇劍飛一上來就動用了絕招,明顯想一舉把榮刀重創,替蘇家掙點面子。

“奔雷斬!”

榮刀臉色一沉,大喝一聲右手快速朝背后一探,拔出一把雪白的戰刀,猛然朝下方劈下。他那把戰刀很是奇異,居然看起來在空中一顫一顫的,而事實上這只是迷惑敵人的假象,戰刀早已先一步劈了下來。

蘇劍飛臉色頓時無比凝重,上次他就吃了這奔雷斬的虧,此刻自然不敢繼續刺下。他非常清楚這榮刀的身法很是詭異,他要是不收劍不一定能刺中榮刀,而榮刀的戰刀肯定會把他腦袋劈碎的。

他長劍一收橫擋而去,同時朝左邊一挑,想順著戰刀劃向榮刀的手臂逼他棄刀。他這戰術用得很適宜,反應很快,也體現了他身經百戰的豐厚戰斗經驗。

“錚錚!”

戰刀和長劍相撞,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音,長劍順著戰刀滑去也帶起了火花四濺。蘇劍飛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絲笑意,長劍繼續滑下,榮刀要么棄刀,要么就只能斷手了!

然而——

他嘴角的笑意還沒完全展開,眸子陡然一縮,因為他感覺到下方一陣風聲響起。等他目光掃下的時候,一把細長的軟劍已經先一步刺破了他的袍子,重重的刺進了他的小腹。

在蘇劍飛收劍橫檔的時候,榮刀的左手閃電般從腰間取出一把軟劍。他的殺招不是奔雷斬,不是背后的那把戰刀,而是腰間的軟劍。

蘇劍飛腰間一痛,長劍自然無力繼續滑下,榮刀抽回軟劍快速插回了腰間,戰刀也插入背后的刀鞘內。他嘲弄的望著一只手捧住腰間的蘇劍飛笑道:“蘇劍飛你實力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啊?蘇家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一招敗北!

“啪!”

蘇若虎手中的杯子重重砸下,面色變得鐵青,就要一拍桌面親自出手。蘇劍飛死活他不管,這榮刀冷嘲熱諷讓受了一晚上悶氣的他徹底發狂了。

“咻!”

一道身子比他更快,柳婆婆飛身而出,單手在蘇劍飛腹部點了幾下,止住血液取出一枚療傷藥給他服下。

她招來其余的護衛把蘇劍飛帶了下去,這才望著榮刀道:“既然你說一代不如一代?那么我這老東西陪你玩玩吧?”

蘇青衣冷冷瞥了蘇若虎一眼,讓他不得妄動,這才目光投向柳婆婆點了點頭。柳婆婆實力比蘇劍飛要高一些,今日蘇家的臉丟大了,不找回場子怕是明日一些依附蘇家的小家族要聞風轉向了…

“你?我怕別人說我欺負老東西!”

榮刀嘲弄一笑,隨即目光突然投向蕭塵,無比挑釁的說道:“那位小兄弟據說實力很強?蘇小姐走商遭遇血狼還是他救了你們?要不請他出來玩玩吧?當然如果怕受傷就繼續當…縮頭烏龜吧!”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玄幻愛情
  3. 熱血爽文小說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