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征途

更新時間:2019-06-14 12:40:10

征途 已完結

征途

來源:有書閣 作者:蠻丑 分類:短篇 主角:李晨,柳巖

小說《征途》男主角是李晨,女主角是柳巖,小說講述了李晨被任命為壽山巡檢司武官,李白被任命為壽山巡檢司文書,都是肥的流油的肥差。...123小說網為大家提供征途小說在線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定遠外的街道布局十分的混亂,就算本地人都可能迷路,外地來的人,走進這片街區,九層以上要走十倍的冤枉路,才能夠把路線稍微熟悉一下。

李科坐在一處涼茶攤上,看著遠處城門口處,有很多人圍在那里看布告。

回到淮南不足一個月,李家就遇到了太多的事兒,救劉政君,在家中連殺四十六人,現在又被趕到了定遠來。

回家路上,李科路過定遠,很不喜歡這座城市的混亂。

原本以為短時間內不會來此,沒想到劉家家主劉燁選,給李科一個定遠軍參軍的職位,將李科一個人趕到了定遠。

李晨被任命為壽山巡檢司武官,李白被任命為壽山巡檢司文書,都是肥的流油的肥差。

雖然心里不愿意,李科還是獨自來了定遠。

定遠大將軍劉成,是劉家第二代的老十,跟劉嵩的關系最好。看過劉嵩的推薦信后,對李科十分的親切,大概是把李科當成姑爺了。

李科覺得很不好意思。

定遠守軍有六個營三千精銳部隊,十二個營六千輜兵,加上一些將校的私兵,有近兩萬人馬。

李科的職務是校官,有資格獨自領導二到三個營的部隊。但是劉成對李科再好,也不可能輕易讓李科另一支精兵,精兵難得,可不能當成小孩子的玩具。所以劉成覺得,讓李科招募一個營的衛隊,由著李科去折騰,就算管不好也沒關系,年輕人多吃點虧不是壞事,吃過了虧,才知道什么事兒是對的。

李家勢單力孤,整個家族就四個人,沒有能力組建一支絕對忠誠的部隊。

李科前思后想之后,決定直接從民間招兵。定遠精兵最低要求是三級武者,哨長要求是四級武者,營官、校尉等官員至少要五級武者以上。李科把要求降低了一下,普通士兵一級武者就行,軍官四五級武者也行,只要把人召集齊了就行。

所以才有了城門處的告示。

不過已經三天了,報名的只有二十多人,要籌齊一營五百人,不知要到什么時候。

李科往城門處看了會,覺得不會有結果,也就不看了,一邊喝茶一邊聽茶攤請來的說書先生說書。

故事將的是,江湖上風起云涌的英雄故事。

當今門閥天下,最為傳奇的人物,魯州登海城的朱天王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當年朱天王放棄皇位爭奪,乘獨木舟出海游歷十年,將皇位讓給了當今天子。二十年前,關外三洲之主賀蘭家族大軍攻入北直隸,眼看天家有滅亡之憂,朱天王在登州上岸,單人行千里,在北直隸境內走了一圈,斬殺賀蘭家大將三十余人。

并在燕京城外,與賀蘭家家族賀蘭連山一戰,戰場緊急為圣級武者,擊敗賀蘭連山擒而不殺。逼著賀蘭家屈服,退出關外,發誓只要朱天王在一天,絕不入關。

說書先生講得精彩,李科聽得也著迷。

一炷香的書說完,說書先生拿著一個小盆,挨個桌子討賞。李科拿出十個銅錢,這是定遠聽說書的標準價,都是窮人,沒有人會大方過頭。李科坐在外圍,說書先生最后在走過來,李科把銅錢放入盆內。

“謝謝小哥。”

李科好奇的問道:“先生,我有個事情不明白,你能幫我解釋一下嗎?”

說書先生道:“我一個說書糊口的人,可當不得真別人稱我做先生,不知道小哥有什么地方不懂的?”

看到李科年紀小,說話又恭敬,說書先生也很和氣。

李科問道:“朱天王既然勝了,又殺了那么多賊人,打敗了賀蘭連山,為什么又要放賀蘭連山,為什么不殺了他?”

四周的人都豎起耳朵,想知道說書先生會怎么說。

當年之事,還是因為天家積弱,雖然朱天王擊敗了賀蘭連山,如果賀蘭家要用人堆,也能把北京城攻下來。靠朱天王一個人,就算能夠一擊殺百人,要殺二十萬關外大軍,累死也殺不完。

更何況,關外賀蘭家族,也是立家數百年的大家族,家族中隱藏的高手不會少。

如果朱天王殺了賀蘭連山,必然是兩敗俱傷的結局,大家各自退一步才是最好的。

當年的事兒,各界觀點不同,各種說法都有,李科也知道一二情況,只是閑來無事想聽聽別人的看法。

說書先生沒有多少,而是反問道:“小哥可知道,朱天王的結發妻子是何人?”

李科搖頭,他是真不知道。

說書先生道:“朱天王的結發妻子過世很早,當下人中都不太記得了,我也是偶然情況下得知的,朱天王的結發妻子名叫賀蘭君熏。”

“哦!”

眾聽客恍然大悟,眼眸中八卦之魂熊熊燃燒。

李科大喜,這個說法果然新穎,他又數了十萬錢出來,作為謝禮放在說書先生手中的小盆內。行禮說道:“受教了,還請先生在講些精彩的故事,讓小子多飽飽耳福。”

“多謝小哥。”

多得了十文錢,說書先生十分的開心,答應下來。到后面與涼茶攤老板分了利,簡單的喝了口水,又出來講起來。

常年說書,說書先生沙啞的嗓音,極有穿透力。

李科聽得開心,也不煩心招不到兵的事兒。在不遠一處飯莊內,絕塵道士和宋雙船坐在一處單間內,隱蔽的看著涼茶攤上坐著的李科。

宋雙船憤恨的說道:“他們去狼居山,過人是有算計的,竟然得了一株通靈草,不但祖孫兩人得了好處,還換來的天大的富貴。竟然讓他得了一個校官的官位,還能自行招募一營的將卒。”

宋雙船心里嫉恨,腦子里想的,都是如果通靈草被他得了會怎樣?讓他拿半株通靈草白拿出來救人,配成藥獨自一個兒吃,必然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為半步王者。靈藥雖然有提高,卻無法提高一個人的境界,要突破九級巔峰的上線,可不是靠藥物能夠做得到的。

那種感覺就像是辦事兒,能不能達到高***潮也是看感覺,完全看雙方的感覺,感覺不對是不行的。

想到半步王者的威風,宋雙船心里就癢癢,問道:“師傅,你說李家會不會藏私?”

絕塵道士訓斥道:“別想那些有的沒有的,李家就算有藏私,也不是我們能夠惦記的。李家在淮南設了一個坑,一口氣坑死了百多名高手,其中九級武者數人。別說我們不容易得手,就算得手了,又能不能保得住,懷璧其罪。”

宋雙船還是不死心,嘟囔道:“李家下手還真狠毒,竟然一次坑死那么多人,豈不是把天下人都得罪了。”

絕塵道士說道:“這你就不懂了,如果李家顯得過于軟弱,必然會被強人滅了滿門,除非李家人都死絕了,不會有人相信他們沒有私藏一部分通靈草的葉片根莖。李家的出路,就是殺出一條生路,殺的天下人都怕了,他們才能安全。”

“就憑他們?”

宋雙船很不屑,認定了李家全家必死無疑,說道:“浪費了一株通靈草。”他還是不甘心,他是狼居山本地人,竟然得不到通靈草,卻被一個外人得去了。

絕塵道士沒有繼續譴責宋雙船,年輕人有些想法不奇怪,就是絕塵道士心中也覺得十分的可惜。

如果有辦法,把通靈草的藥力從李科體內提取出來,絕塵道士絕對會把李科抓了,拿去慢慢煉藥。

不過,李科的膽子,絕塵道士還是佩服的。

李科在草堂院殺人,得罪的人可不少,獨自來了定遠,竟然敢大搖大擺的在街上溜達,就不怕仇家找上門。

此時,盯著李科的可不只一家,劉文易也帶著人在暗處盯著。

因為出李家的安排作出了調整,劉文易的流放地從定遠改到了鳳陽。不過除了淮南,劉文易要去那里,還真沒有人管得了。聽聞李科到了定遠,劉文易不甘心,也帶著人來了定遠,想要在李科身上做文章。

就算李家真沒有藏私,劉文易也無法忍受一個泥腿子,將來的成就比劉文易高。

“他娘娘的,小兔崽子,我看你怎么死。”劉文易咬牙切齒,詢問身邊的護衛道:“李科的行蹤放出去了嗎?這都三天了,怎么還沒有人出手?”

護衛低聲答道:“七少爺,消息已經放出去了,在附近盯著的也不止一家。可是,這幾家都顧忌定遠守軍,不敢輕易動手。如果得罪了定遠軍鎮,那可是傾家滅族的大禍,徽州境內的勢力都不敢動手。”

“一群廢物。”

劉文易大罵,心中更加憤恨。

定遠軍鎮是劉家手中的總要力量之一,劉文易想要弄死李科,但李科最大的護身符就是劉家的勢力。

徽州境內的鼠輩,真沒一個敢得罪劉家的。

“徽州外的勢力呢?豫州那邊不是來了一大批人嗎?能夠能讓他們動手?”

“濮陽王家的人,不愿意參合這事兒。”

“也是廢物。”

劉文易繼續罵,看著遠處涼茶攤內樂呵的李科,終于下定決心說道:“花錢雇些人來,這里的人不敢動手,是沒有人帶頭,有人點燃了火,乘火打劫的人絕對不會少,我就不信李科能在大街上布置陷阱。”

仆人下去辦事兒,遠處的李科又聽完一段書,賞了錢起身離開。

劉文易狠狠道:“看你能逍遙到什么時候。”

李科現在住在城內的軍營宿舍內,就他一個來定遠不必特意置辦院子,而且住在軍營內更為安全。

要潛入將卒數千的軍營,可是比搶錢莊還要危險。

李科的宿舍在一處四合院內,正房和東廂房住的都是軍中的校尉,都帶著妻小,還有專門的勤務輜兵斥候。

才進院子,就有一對五歲大的雙胞胎姐妹,跌跌撞撞的跑過來,開心的叫道:“哥哥!”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古代短篇
  3. 修煉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牛牛视频